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出征
几乎在李自成从洛阳府城出发的同时,身在淮安的郑勋睿,也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她说到“嫁你”两个字,马上就要出发了,当然郑勋睿亲率大军征伐,还是经历了一番激烈的辩论的,郑锦宏等人悉数不同意郑勋睿亲自指挥作战,文曼珊等人肯定是不高兴的,就连徐佛家都站出来劝解过,但郑勋睿已经下定了决心,徐佛家在劝解的过程之中,还专门提到了卞玉京,说是帮忙给卞玉京说了好几门的亲事,可卞玉京都拒绝了,而且有事无事都朝着总督府后院跑,徐佛家是过来人,岂能不明白卞玉京的意思,这小姑娘心有所属,介绍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用了。

卞玉京的事情,郑勋睿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要不是徐佛家提及,他几乎都忘记了是为了把食物本身的香气发挥出来,不过大战在即,目前还想不到这些方面的事情。

郑锦宏坚持一万五千郑家军将士出战,留下五千将士驻守淮北绰绰有余,漕运方面,崛起的洪门完全能够管理好,郑家军主要驻守的还是火器局。

火器局在大量招徕工匠的基础之上,加快的生产的节奏,近两个月的时间,生产出来一千五百柄毛瑟枪,三十门红夷大炮,毛瑟枪子弹十五万发,炮弹一千五百发,这已经达到了极限生产能力,培训方面,培训的炮兵营军士老师喜欢有两千人,神机营军士八千人。

所有的枪弹,郑勋睿全部带走,这一次的作战,毛瑟枪和红夷大炮将成为主角。

郑锦宏、刘泽清、洪欣瑜、马祥麟、苏从军、王小二以及郑凯涛等人跟随前往河南作战,火器局的龙华民、邓玉函等人也一同跟随征战,洪欣贵留守淮安。徐望华全面负责总督府的事宜,驻扎在西安府城的洪欣涛,率领五千郑家军将士赶赴潼关,负责接应,驻扎在复州和蓬莱等地的杨贺与王允成继续坚守。

一切安排完毕。出发的时间定在五月初五。

一万五千郑家军将士,乘坐漕运船前往洛阳,漕运船路途之中不会停留,直身心深处沁入无数晶莹清凉的露珠接抵达洛阳府城,这也是为了保密,当然如此的情况之下。交战就会显得特别的激烈,毕竟河南府大部分的地方,已经被流寇完全控制。

为了能够保证漕船的顺利运输,阿炳等人对漕船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和改进,毕竟从淮安到洛阳。一路都是逆水而上,保证漕船的速度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再也不去学校了br />郑家军将士平静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又要开始出征了,要知道一年左众所周知右的时间已经算是很漫长了,八成以上郑家军将士,以为作战的对手肯定是后金鞑子,几乎没有人想到,郑家军要回头继续剿灭流寇。

针对流寇的作战。郑家军将士有着绝对的心理优势,故而这一次出发,所有将士都是信心满满的。对于新近诞生的炮兵营,以及重新编排的神机营,所有将士都是羡慕的,驻扎在淮安的两万郑家军将士,按照一定的批次,分别观摩了毛瑟枪、红夷大炮的试射。不少的将士根本不敢相信,毛瑟枪和红夷大炮的威力。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够想到的范围。

五月初五,卯时。

繁忙的码头少有的冷清下来。总督府妈已经下令,从卯时到巳时,码头戒严两个时辰,洪门早就将这个消息发布下去,让所有的商贾都做好准备。

粮草早就装好了,需要在两个时辰之内装运的就是战马和红夷大炮等等,时间还是很紧张的,不譬如《张迁碑》过相关的组织他回医院没多久工作井然有序,红夷大炮的所有器件,全部都装在木箱里面,外人就算是看见了,也不知道运送的是什么东西。

时间到了卯时三刻,郑勋睿就要离开总督府,赶赴码头了。

文曼珊、冬梅、荷叶、杨爱珍、徐佛家等人,悉数都站在郑勋睿的身边,已经五岁的郑瀚宇,知道父亲这次出门的时间很长,拉着郑勋睿的手,迟迟不肯松开,郑灵蕊、郑灵柔和郑灵岚才刚刚三岁,尚不知道父亲这次出门去干什么,而况她的路线不过从众人的神态也明白大概情况。

郑勋睿看了看诸多的家人,面带微笑开口身形已在五十米开外了。

“夫人,家中的一切事情,就拜托你了,我此次出门,少则一月,多则两个月,就一定回家了,很长时间没有到北方去看看了,这次去正好感受一下北方的情形,回家之后,我一定详细说说北方的情况。”

文曼珊强忍住眼泪,慢慢开口了。

“家中的事情,夫君不要操心,奴家一定料理好,夫君出门多保重,奴家和诸位姐妹,还有这些孩子,都等着夫君平安回来。”

离开后院,郑勋睿径直到了东林书屋,徐望华、史可法、马士英、粟建成、赵单羽、梁兴力、文坤等人悉数都在等候。

郑勋睿进入屋里之后,朝着众人抱拳。

所有人都给郑勋睿回礼。

“今日就要出征了,若是战事顺利,旬月我就能够回来了,如今正是漕运的高峰期,漕运的事宜万万不能够耽误,前些日子,洪明成、徐吉匡和阿炳等人说了,有些地方的河道存在堵塞的情况,看样子今年漕运结束之后,要开始大规模的整修河道,否则明年的漕运,就可能遭受到重大影响,今年整修是来不及了,故而漕运的事宜,请徐先生和各位多多操心。”

徐望华代表众人开口。

“大人放心,属下和诸位大人一定竭尽全力保证漕运的畅通,大人此番出征,一定多多保重,属下和诸位大人等候大人的捷报。”

郑勋睿张开嘴笑了。

“郑家军所向披靡,此番征伐也是一样,你们就放心吧。”

巳时,郑勋睿来到了码头。

红夷大炮的装运已经到了尾声,这些红夷大炮的组件装运上船之后,会在漕船上面进行组装,具体的组装事宜龙华民和邓玉函等人负责,从西夷来的三百余人,除开留在火器局从事生产的八十余人,其余的全部更对大军出征,他们是炮兵营的主力。
你大哥安排了人给你修门和装太阳能
郑锦宏等人早就在码头等候。

郑勋睿对着面前的洪欣贵开口了。<此时br />
“洪欣贵,虽然淮北的局势一直都很是平稳,但也不可大意,必须要提高警惕,特别是火器局的安危,关乎到郑家军的未来,不能够有丝毫的疏忽,此番郑家军赶赴河南作战,携带的弹药不是很多,很有可能还要继续运送,若是到时候运送弹药的命令到了,你要负责做好一切的组织事宜,保证弹药顺利运送到河南。”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按照大人要求,做好一切的事宜。”

其实洪欣贵内心是有些想法的,他不愿意留守淮安,希望能够跟随大军前往河南作战,要知道当初的洪家堡八百壮士,凡是能够在数次战斗之中活下来的,如今全部都是郑家军的各级军官,可以说洪家堡的八百壮士,已经成为郑家军的中坚力量。

作为洪家堡八百壮士的领头之人,如此重大的战斗,不能够参与其中,肯定是难受的,不过郑勋睿下达的命令,洪欣贵必须要执行,这也是洪家堡八百壮士铁一般的规矩,不管郑勋睿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哪怕是让洪家堡的壮士上刀山下火海,也没有谁会皱眉头。

郑勋睿拍了拍洪欣贵的肩膀。

“洪欣贵,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想着能够出征,不过淮安总是需要有人驻守的,包括蓬莱、复州和陕西等地,都需要郑家军将士的驻守,杨贺与王允成等人也来信了,希望能够参加战斗厮杀,我也专门告诫他们了,必须要服从命令,好好的守卫,前方的作战与后方的稳定一样重要,没有稳定的后方,就不可能有前方战斗的胜利。”

说到这里,郑勋投入到将熄的火炉里睿对着身边所有的军官开口了。

“我们此番作战,一旦剿灭了驻守在洛阳府城的流寇,必将让流寇的心思大乱,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不要想着能够安稳的进攻襄阳府城了,哼,流寇也太嚣张了,以为我大明没有军队能够奈何他们了。”

简短的几句话,表现出来郑勋自从常家聚护送着晁承志夫妇睿强大的自信,也让诸多的军官神情变得坚毅。

巳时三刻,出发的时间到了。

庞大的漕船队伍慢慢的离开码头。

郑勋睿并没有站在船头,和众人一样,都呆在船舱里面。

阿炳特别的卖力,尽管已经在洪门之中担任堂主,可他一直舍不得离开漕船,每次都参与到漕运之中,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一次负责运送郑家军将士,更是感觉到责任重大,而且漕运总督郑勋睿大人就在他掌舵的漕船上面,而且开船之前,郑大人还专门勉励了他,就连他的老婆生下一个男孩子的事情都知道,这让阿炳格外的激动。

此拿眼看马智琛次的漕船运输,一切事情都是保密的,漕船沿途很少靠岸,必要的补充也由各地的洪门准备好,到时候在码头上直接运上漕船,所有的水手都不准离开漕船,避免消息泄漏,作为洪门的堂主、漕船的老大,阿炳自然是精心挑选漕船,而且给每个漕船的尖丁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谁要是违背了规矩,今后就不要想着能够参与到漕运之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