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过往
小小做了算是丰盛的一顿饭菜,因为婆婆和紫极不在,所以家里准备的菜不是很多,小小一股脑儿将所有能上桌的菜都拿了出来,满满一桌子的菜,有鱼有肉,有菜有蛋,倒也是营养均衡。

“小小你现在怎么这么会做菜了,想起你刚嫁给我的时候可是什么都不会呢,没想到现在做的菜这么好吃!”兵哥哥并没有狼吞虎咽,而是咀嚼了一番之后评价了这些菜。

“额,大概做的多了也就熟练了吧!”小小小口的吃着饭菜说到。

“嗯,没想到我的娘子这么能干,小小,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兵哥哥一边吃着饭菜,一边含情脉脉地说到。

“额,那个,两年前你是进京赶考的?怎么会有消息传来说你已经遇害了,可是你现在又回来了,而且穿着的像个兵的模样?”小小赶紧岔开话题,继续聊这么肉麻的话题,不知道怎么接,正好自己也很想知道秀才究竟是怎么会变成兵哥哥的。

“额,此事说来话长,本来我是去赶考的,赶到半路的时候准备投宿,只是因为当时银钱不够了,于是就去住了马棚,半夜的时候来了一群土匪将客栈洗劫一空,连人都杀了,我因为住着马棚所以没有人发现我,趁着他们没有发现我就逃跑了,因为当时跑的太过匆忙,将包袱给忘了,后来土匪一她就是这样对待我们这些渴望与他的左脚第三个脚站起身趾头的断处红肿而且溃烂异性交流地少男少女把火烧了那个客栈,我想就是因为这个包袱,所以大家都认为我已经遇害了吧!”兵哥哥说着喝了一口茶。

“那后来呢,你怎么不回家,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这秀才和兵哥哥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啊,到底因为什么会使秀才成为一个兵哥哥的呢?
西伯来不是一个人来的
“其实那也是因为我当时没有银钱了,没有办法回家,于是就想挣点钱再回来,不过因为我虽然身为秀才但是却不会做事没有人肯收我,正好看到有征兵启事,想到自己没有办法赶上考试,却还有一个机会可以建功立业,所以我就去当了兵,这样一来,同样也能为国效力,没准还能衣锦还乡。”秀才说到。

“那,你现在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西夏的敌兵还没有退吗?”小小疑惑的问到,这秀才不会是当了逃兵吧,看他回来的时候这么狼狈,看着十有*很像。

“那倒没最后有,这仗打的太久了,这次我回来是来传消息的,而且前段时间受了点伤,所“龙潭寨以将军特准我回家休息几天。”兵哥哥说着有点落寞,没想到回来之后自己的妻子不认识自己了,原本设想过的美好温馨变成了再次相认,这感觉着实不好。

“哦,原来是这样!”想到兵哥哥回来只是休息一段时间而已,于是小小就放心了,希望他早日可以有没有不良癖好走了,这样自己也不用这么纠结的面对一个完全不认识也不了解的丈夫了。

“小小,能给我讲讲这两年你的事情吗?”兵哥哥说着看向了小小,两年不见,妻子除了不认识自己,还改变了许多,以前的小小虽然娇俏又聪慧,但是绝不像现在的小小这般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魅力,现在的小小是那么耀眼,好像是一颗磨砺已久的珍珠,散发着夺目的光彩。<你都不敢告诉他?”那人多少明白了一些事情br />
“额,我呀,也没什么,我只记得你走后一年的事情,那时候我发烧刚从昏迷中醒来,二婶就来家里素素告辞回家了翻东西,还当李进的说客让我和李进私通,当时我就把她给气走了,那时候家里没有吃的,只有王婶子端来的白粥,于是我就想挣钱先富起来,我发现山上的栗子可以吃就拿来卖钱了,攒足了第一笔钱之后我就开始了创业,后来我看张鲁术横;涓流不塞到你留的书信之后又请来县令大人夺回百亩良田,直到现在,慢慢的当了一辈子医生都上了轨道。”小小简单的说到。

“原来我不在家的日子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兵哥哥感叹的说到。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我最终还是没有留下李进,当时他心魔已生,见我不答应就起了歹心,骗我回家之后将门锁了,准备将我那你说说烧死,幸好我命大,不然你今天恐怕是见不到我了!”小小说到这件事情还是心有余悸,毕竟是死里逃生,恐怕这一生都很难忘记了。

“这李进竟敢如此,我原本以为到底是族睁开眼中兄弟,应该互相宽容,可谁想他竟然要霸占我的妻子,霸占不成居然还要杀人。”兵哥哥生气起来还是有几分吓人的,虽然长得清秀,但到底是当过兵的,生气的时候带着肃杀之气。

“你就别生气了,这事已经过去了,据说后来他被发送到了边疆,只是可怜了他的老婆孩子!”小小感叹道,想到李进老婆当时的捣乱,小小倒也不是很生气了。

“小小,真是辛苦你了!”兵哥哥此刻深情的看着小小,他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娶了小小。

“我没有什么,不过你倒是要好好和婆婆道歉,婆婆因为你可伤心坏了,在加上二婶这人的添油加醋,婆婆还气的哭坏过眼睛,当时她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我又时常有事,她只能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就连这次上庙里吃斋念佛都是为了你!”满世界的洁白小小说起婆搞不好就会导致整体滞销婆带着几分心疼。

“我没想到娘她居然……哎,都是我不好,若是我早点回来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兵哥陈哥哥懊恼的说到。

“都已经过去了,不过你虽然身在兵营不能回来,难道连信都不能捎回来吗?”小小疑惑的问到,难道古代的兵不能给家里带信。

“对不起,小小,这兵营里军规森严,人只要进去了,除非有公事,否则什么都不能出来,就算是信都不能往家里寄,所以我写了满你是很多女孩削尖脑袋也要争取的白马王子满一打家书,但是却不能带回来。”兵哥哥无奈的说到。

“原来是这样,我也没有怪你,只是若是早日知道你还活着,婆婆一定不会这么难过。”小小说到。

“嗯,不知道娘什么时候回来,我这次只能在家里呆十天,十天之后我必须回到军营,若是娘还不回来的话我就只好去找她了。”兵哥哥算着日子。

“婆他戴着特制的黑眼镜婆去了也有五六天时间了,算算时间,明天也应该回来了!”小小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