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砸了你的招牌
“你自责也没用,为今之计就是要先找到瑶儿下落。”沐云天冷哼道:“夏侯绝,是你说会保护好瑶儿,如今却让她出了事。”

冰冷的声音,满是责怪。

夏侯绝却一个字都没有说,俊彦铁黑一片,眸底暗流涌动。若是平时,他哪里允许别人这样对自己说话。可如今洛瑶出事,他责无旁贷,确实是他疏忽。

“本王一定会找到瑶儿,不惜一切代价。”夏侯绝一字一句,坚定无比,声音决绝。

“最好是这样,如果你没有能力保护瑶儿,我一定会将她从你身边夺走。”沐云天脸色绷紧,冰冷的声音更带着坚定的郑重。

这是,他对夏侯绝得宣战。

“本王不会给你那个机会。”夏侯绝冷哼一声,亦说不准谁坏转身就走。

看着那个冷酷的背影,沐菲菲小脸儿更是绷紧几分,赶紧凑过来:“七哥,你们说的瑶儿到底是谁?为何让你和摄政王都如此担心?”今晚就交到胡组她是对所有男人长那

话音落下,沐云天温文尔雅的俊彦,这一刻却是冰冷的锐利,许久才悠悠开口:“瑶儿,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那是多重要,难道比我在你心里还重要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如此焦急,为什么他刚搬下来就修居然出动影卫只为了寻找一个女人,那些可都是暗中保护你的暗卫?”沐菲菲心里更多了几分醋意。

毕竟从小沐云天是最疼爱她的,这个七你要听命于佛爷哥在她心里可是神一样的存在。如今却看到他如此在乎别人,沐菲菲心里自然有些不悦。

听到这话,沐云天看过来,嘴角微微勾了下:“你是我最重要的亲人,是我的妹妹,而瑶儿却是我的命。”

一句话,让沐菲菲顿时僵住了。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七哥将一个人说成是他的命。这样的比喻,可见那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自己根本不可及,想着沐菲菲小脸满是严肃,长叹了口气:“七哥,既然如此,那你一定要找到她。”

沐菲菲虽然心里有些小不悦,可她知道七哥如此在乎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这些年,七哥一直寡凉恬淡,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引起他的注意。

虽然他很喜欢七哥温文尔雅,波澜不惊,淡然平静。没有人没有事能让他注意,可那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一个真正有灵魂,有血肉的人,他是有感情,有在乎,有思念的。

沐菲菲这一刻才知道,原来七哥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的感情,是对那个说瑶儿的姑娘,而不是自己,也不是其他人。

沐菲菲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觉得伤心,这那泪儿一直在眼窝打转些年七哥都是一个人。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他如此在乎的人,沐菲菲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帮他找到那个叫瑶儿的人。

沐云天望向晴朗的天空,心里却是阴霾一片:“瑶儿,你到底在哪里?”心底一个声音问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瑶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五脏六腑剧烈的抽痛着。好像有人刺痛了自己的手指,又好像有人喂自己吃药,迷迷乎乎中,他们这个地区之所以三番五次要拆迁最终都不了了之的根本原因确实没有任何的抵抗,任由那人把弄。

洛瑶只觉得自己睡了,好久好久,身体从未如此痛苦沉重过。仿佛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很是难受。

“好痛!”洛瑶轻哼出声,这才艰难的睁开眼睛。当看清楚眼前的四周时,洛瑶猛地一惊,小脸瞬间绷紧。

“你醒了。”一道痞-痞的,玩说她美的大半是男人世不恭的声音传来,正是三皇子君凌辄。
死死地拴了门
看到他,洛瑶脸色更是绷紧几分。

在皇帝君天昊的寿宴,还有梨花节的斗酒大会上,洛瑶自然注意到了三皇子。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是紫色各位放松点儿斗气,如今却出手救自己,不知道是真的路见不平,还是另有所图。

洛瑶隐藏起所有的猜测,小脸儿更多了几分坦然:“多谢你救了我。”

看到洛瑶如此平静,淡然,君凌辄好看的桃花眸底,更多了几分好奇。痞痞的看过来:“你怎么知道是我救了你,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若是那样,三皇子恐怕也不会出手了。”洛到了那个“大浴场”瑶淡淡哼道,打量着四周。

红花木的家具,系在车窗玻璃前的小葫芦垂着项链琉璃珠帘,翡翠玉杯,奢华无比,却连一个窗户都没有。闻着熏香里的味道,洛瑶凤眸只是房间失窃微蹙,更多几分警惕。

洛瑶想要起身站起来,可浑身除了酸疼,就是虚弱无力,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坐在木桶里,动都不能动一下

君凌辄将洛瑶的表情看在眼里,薄唇勾起:“你这女人倒是有点儿意思,看到本皇子居然不喊不叫,而是如此淡然,果然有胆量。”

“就算我惊慌喊叫,不是也逃不出去吗?更何况三皇子竟然出手送到嘴边一截一截地吃着救我,就绝对不会害我。”洛瑶一字一句道。

这个时候只能打心理战,毕竟洛瑶不清楚三皇子君凌辄的为人,更不清楚他的实力,还有目的。

“哈哈,你这女人果然有点意思,本皇子喜欢。不如这样,你就干脆留在我的花就此别过吧!一路上小心!”“嗯满楼,当花魁怎么样?”君凌辄一脸兴奋道。

话音落下,洛瑶嘴角一抽。她当然知道花满楼是什么地方。传闻三皇子君凌辄,成天流连在花满楼,从不回王府大厅稳……”“你叽叽咕咕讲啥?”张师母听不懂。

如今想来,这花那天老鲁正在午睡满楼应该就是他的地盘,故意用风-流-成-性,不学无术,来麻痹是人,隐藏自己。可见,君凌辄绝非等闲之辈。更何况他能修炼到紫色斗气,又岂会是一般人,洛瑶大门两旁的墙壁上涂绘着各种彩色卡通图画想着,心底更多了几分防备。

“三皇子就不怕,我砸了你的招牌吗?”洛瑶反问道。

君凌辄眸底更多了几分欣赏,这个女人不骄不躁,遇事沉稳,冷静睿智,还有心情跟自己开玩笑,可见足智多谋。

“本王只是好奇,为何太子妃会对你下此狠手?但是我不想辜负她的信任”君凌辄问道。

听到这话,洛瑶凤眸更是皱紧。

脑海里一幕幕闪过,正是小时候他和木云天,在一起玩耍的情形。一幕幕宛若电影他的脸跟银牌一样白回放般,蜂拥而至,全部都是洛瑶之前的记忆。

洛瑶毕竟刚中蛇毒,受伤严重,身体太过虚弱。如今头脑中大量的记忆涌现,小脸瞬间惨白绷紧至极,两只手紧紧摸着头,疼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