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东岭拓拔
大家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漫天黄沙,有一种要将整个天地吞噬的气势。

在黄沙前一群黑点快速的移动着。

若是平时看到这种景色,他们一定会说一句好美,可是今天大家却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下意识咽口水的声音。

“我勒个乖乖,这些黄沙兽怎么比其他的还要高大?”

司马幽月看了看重明,他朝她点点头,她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双方的速度都很快,不一会儿就能看清前面飞行的那些人的身影。

“都是神宗级别的人。”北宫棠说。

那些人看到司马幽月他们,大声喊了起来:“快逃我把豆浆浇在炸鸡上!别愣着,快逃!”
看到他们动也不动,那些人急了,一个女子吼道:“总被京西胭脂铺压制你们傻了吗,快点逃啊!”

后面一排都是黄沙兽,她们现在只能朝前,不能改变方向了,只能看着自己和黄沙兽离那群人越来越近,近的彼此都能看清对信仰知道吗?”我笑了笑方的长相了。

其中一个蓝衣男子看到司马幽月他们还没动,以为他们吓傻了,不知道反应了,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过还是停下来,转身面对那群黄沙兽。

“你们先走,我来拖住它们!”

“你别傻了!你一个人怎么能对付他们!”刚才那女子朝蓝衣男子吼道。

“那也没办法了!拖一会儿算一会儿,你们快走!”蓝衣男子大吼。

“我留下来陪你,其他人赶紧走!”那女子朝其他人吼了一句,转身飞了回去,和蓝衣男子并肩战斗。

其他人脸上犹豫片刻,随即全都飞了回去。

“你们回来做什么?!不代表它不是老虎”

“我们怎么可能丢下你们?”

“你们……”蓝衣男子被黄沙兽击中,在地上滚了几圈,正好落到了一只黄沙兽的脚边。

“拓跋寒!”

众人被这一变故吓傻,如果那黄沙兽抬脚,他肯定没命了。

“拓跋寒!”

“不要!”

众人朝那黄沙兽攻击,企图救下他,可是她们的攻击对它根本没什么作用,反倒是他们被其他黄沙兽给打飞了。

拓跋寒被打中腰部,钻心的疼痛让他根本直不起身来,抬头看到高大的黄沙兽抬起的巨脚,他眼里闪过不甘。

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吗?

巨脚离他越来越近,他的瞳孔渐渐被黄沙填满,他想闭上眼睛等待死亡,却发现黄沙兽的脚在离他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下了。接着一道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时他才明白,自己被救了。

“这些黄沙兽太多,空间太大,重明坚持不了多久。幽麟,你和我一起布阵,其他人去把这些人扶到安全的地方。快!”

司马幽月吩咐完,跳到重明的背上,司马幽麟也叫出自己的飞行兽来到空中,和司马幽月一起布置传送阵。

魏子琪他们动作也不慢,快速跑过去,将受伤的人全部扶了起来,快速离开司马幽月她们布阵的范围。

直到远离黄沙兽,这些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情况是如何快速逆转的。不过他们知道,自己被救了。

看到在空中扔掷阵石的两人,他们第一次知道阵法还能这样布置。

拓跋寒是干部受这一千刀中伤最重,其他小天才回身一边做鬼脸人给他吃下丹药后才自己吃。他们原本想问问情况,可是看到魏子琪他便宜了你这小子们都望着空赚一大笔中的两人,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布置好阵法,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回到地上,将阵法启动。

“吼——”

黄沙兽在得到自由的瞬间发出怒吼,可是不等它们有所行动,阵法就将它们穿送到虚空去了。

“呼——”

司马幽月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走了过来。

“我是拓拔燕儿,多谢各位相救!要不是你们,我们今天恐怕都难逃一死。”那女子朝司马幽月拱了几乎是把身家性命都都赌上了拱手道。

“司马幽月。”司马幽月回答道。“就算没有我们,我想学院也不会见死不救,死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黄世杯一听就明白了br />她愿意救他们,一是看到对方并没有想拉他们下水的想法,到这里来也是无心之举,看到他们在这儿,对方居然会回去抵抗拖延时间,说明人还是不错的。二来她也是看到他们彼此两不离不弃的神气活现情谊,和自己的团队很像,便想着帮一把。
反正他们死了,那些黄沙兽还是会来对付自己,不如卖他们一个人情。

双方随即相互认识了一下,蓝衣男子是拓跋寒,除了拓拔燕儿,另外三人叫风无痕、王凯、穆林。

听到风无痕的自我介绍,司马幽月不准痕迹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和风之行是不是一家的。

“拓拔家族,可是东岭的拓拔家?”她望着拓跋寒和拓拔燕儿问。

“是的,你还知道中围的事情?”也许是感激他们的救命之恩,拓拔燕儿没有掩饰自己的身份。

“东岭拓拔,漠北苍狼,西凉莫家,南荒洪家,四大家族名声那么大,我们知道也是正常的。”司马幽月说。

这四大家族实力雄厚,和那些什么殿什么谷的相比也丝毫不差。曾经她不止一次想过,这么大的家族,那要经历多少年才能成长到如此壮大。

后来她才原是有个打算知道,像四大家族这种都算不上最大的家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还有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根本没有人家族,这种家族在大路上有着更为尊贵的地位,不过他们不常在世间行走,因此被人称为隐族。

“听说西凉漠北都派了天才来,现在东岭也来人了。没想到这次学院招生,居然引得如此多的天才到来。”司马幽麟说。

“天府学院虽然处在外围,但是这名声在中围也不小,我们也是慕名而来。”拓回头你休息了去看看去拔燕儿解释说。

对于她的这个说法,司马幽月他们并不全然相信,但是也没说什么。各个地方天才为什么到学院来,说起来和她们也没什么关系。<众人心知肚明br />
“他的伤势有些严重,最好还是让我给他看看。”司马幽月看着拓跋寒说。

能与苍狼黎齐名的拓跋寒,想来结下这个善缘并不是什么坏事。

“你还会医术?”风无痕诧异的望着司马幽月。

“会一些。”司马幽月说。

“那就麻烦幽月公子了。”拓跋寒说。

司马幽月伸手给拓跋寒把了把脉,感受到他体内的情况,她疑惑的望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