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微服
南京的纸醉金迷,郑勋睿是看不惯的,要说这人有钱了,享受一下也是应该的,可南京的纸醉金迷,是建立在士大夫和商贾得到了朝廷的利益、不做出丝毫贡献的基础之上的,这里的士大夫和商贾,不承担任何的赋税,反而通过官府盘剥百姓,且不说要求这些士大夫和商贾去帮助北方垂死挣扎的百姓,就连南方百信的苦楚,他们都是不理不睬。

想想北方无数的百姓卖儿卖女,甚至吃人肉,再看看南京的纸醉金迷,稍稍有些良心的人都是无法承受的,这不禁让郑勋睿想到了杜甫那首著名的诗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样的情形肯定是要改变的,郑勋睿在淮北已经做了尝试,但那都是针对商贾的,接下来他就要针对士大夫了,这些士大夫是真正的既得利益者,理应做出贡献。

前往秦淮河的事情,郑锦宏全部都安排好了。

徐望华、李岩和洪欣瑜跟随在郑勋睿的身边,四个人一道去秦淮河,也不会引发多大的怀疑,当然在郑勋睿的四周,分布着一百名最为精锐的亲兵,不管发生什么风吹草动,他们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和最快的速度赶到郑勋睿的身边。

郑勋睿是微服私访,他是南京兵部尚书,大咧咧的到秦淮河去,肯定是有问题的。

大双脊一阵狂蹦乱跳明朝廷的规矩也是奇怪了,官员不准到青楼去,但可以到官府所属的教坊司去,说白了就是管家的妓院,教坊司里面的姑娘,不管是出身还是素质方面,远远强于青楼。这是因为明成祖朱棣定下的规矩,凡是犯事的官员,其家眷一律都要发配到教坊司为娼妓。朱棣的这一手,不仅仅是侮辱犯事官员本身。也是侮辱官员的家眷。

这个规矩也一直都延续下来了。

教坊司可谓是最为富庶的地方了,被发配到教坊司的官员家眷,拿不到一钱银子,还要每天陪着笑脸,到教坊司需要有一定的身份,官吏可以去,读书人可以去,士大夫可以去。后来商贾也可以去,除开官员到教坊司不会花费什么银子,其余人都是大把的银子投入到教坊司,让教坊司比任何的青楼都要富裕。

不过犯事的官员只有那么多,而且后来因为官员之间有些联系,一旦官员犯事之后,其家眷也有要好的人出来具备一把手的能力为什现在么不去争呢?不是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吗?为什么不去当好兵呢保护,除非你是犯下了大逆不道的死罪,一般都是有人伸手帮助的,有些时候耗费一些钱财。也可以避免进入到教坊司,毕竟大家以前都是同僚,还是要顾及到面子。故而教坊司后来也招募出色的姑娘,并且依仗官家的身份,与青楼争夺出色的姑娘。

南京户部属下的教坊司各地都有,最为出名的教坊司当属南京秣陵教坊司,不要结记家里以”罗一鸣怂恿说:“您是林老板生前最信任的人及苏州的教坊司,这两个地方也是读书人最多的地方,自然就有不少出色的姑娘了。

南京秣陵教坊司被称之为富乐院,在秦淮河是名气最大的,远远超过徐佛家曾经担任掌柜的盛泽归家院。

郑勋睿此去也是到富乐院。

钱谦益等人的聚会。也是安排在富乐院,毕竟这里是南京教坊司。名气最大,出色的姑娘也最多。当然钱谦益等人的名气也很大,更兼有殿试榜眼陈于泰参与,还有东林四公子之中的三人,请动秦淮河最为出名的顾横波到富乐院来助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富乐院的情况,徐佛家早就摸清楚了,一共有两百多名歌妓,全部都是在乐籍的,现如今最为出色的姑娘是李香君,这个所谓的乐籍,其实就是官妓的身份。

永乐年间的时候,富乐院的管理非常的严苛和无情,特别是那些发配到教坊司的女子,可以说没有多少的人身自由,她们成为了官府赚钱的工具,更成为了朝廷侮不是我自己要来辱犯事官员的象征,她们大都是官员的家眷,此番好痛甚至规定,这些需要你……我躲闪:可你不要碰我家眷死后都不准安葬。

不过嘉靖年间这样的情形就出现了一些变化,教坊司的名气越来越大,做的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关顾的人愈发的多了,一些出色的女子因为众人的追捧,渐渐的有了地位,教坊司的官吏也不敢得罪,更是有一些教坊司的女子得到了官员的青睐,身份更加的特殊,故而教坊司管理的方式也出现了变化。

到了天启年间,教坊司居然成为了青楼女子向往的地方,因为到这里的人身份都不一般,大都是士大夫、商贾或者是读书人,要是运”王勇喘息了好大一阵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脱离乐籍,离开青楼,所以教坊司乐籍的身份一时间显得尊贵起来,不少青楼昨天下的飞机女子都耗费钱财,希望能够加入乐籍。

酉时,郑勋睿等人出发,前往秦淮河。

他们乘坐的马车,外面看一点不起眼,和大街上的马车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里面就不一样了,有一个精铁打制的护圈,刀剑以及枪弹都无法攻击。

徐望华和李岩乘坐的马车在前面,郑勋睿和洪欣瑜乘坐的马车在后面。

进入到秣陵镇的时候,郑勋睿从窗子里朝着郑家军的军营方向看去。

“少爷,属下听说了,军营四周每日都有人远远的围观,不老李又随手指洽我少人都想着能够加入到郑家军之中去,这里面甚至还有女子。”

“你是不是也想着到军营去体会一番了。”

“属下不想,属下要保护少爷的安全。”
<说完这话br />“好了,不要口是心非了,想就是想,不过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有你在我就安心,不需要考虑到安全的事宜,也离不开了。”

四周的马车渐渐多起来,这些都是到秦淮河去的,尽管春节过去不久,气候尚有些严哥寒,可这阻挡不住男人的热情。

马车稍稍停顿了一下。

马车夫走到了车箱的旁边,低声开口了。

“大人,今夜到富乐院的人很多,据说都是想着去看看钱谦益等人的。”

洪欣瑜瘪瘪嘴。

“哼,看什么钱谦益啊,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怕是想去看顾横波和李香君吧,心里想着看女人,嘴上却不敢说,通常是一事一议”马占山冲向马智琛真的是假斯文。”

郑勋睿看了看洪欣瑜,禁不止笑了。

“洪欣瑜,看不出来,你还能够知道其中的奥妙啊。”

“属下每日都跟随在少爷的身边,要是这点蹊跷都看不出来,那就白跟着少爷这些年了。”

道路不是特别宽,路上的马车很多,拥挤是必然的,这也导致马车走走停停,郑勋睿倒是不着急,要求马车夫不要着急,其实这些马车夫也是亲兵装扮的。还有一年

道路上还有不少骑马之人,一些是读书人,更多的是商贾,士大夫往往都是乘坐马车的。

这也让郑勋睿的亲兵能够混迹其中,不被人发觉。

郑勋睿没有想到前往秦淮河的人如此之多,他好几次的摇头,北方的局势危若累卵,朝廷厉兵秣马准备剿灭流寇,这些消息南京都是知晓的,士大夫、商贾和读书人,也完全清楚,可他们根本不关心朝廷的局势,依旧想着风花雪月的事宜。

洪欣瑜说的很准确,这些人赶往富乐院,其实就是想着能够看到顾横波和李香君等人,要知道依照顾横波和李香君的名气,不是每一个读书人和士大夫能够见到的。

快要到富乐院的时候,四周愈发的拥挤了,马车只能够慢慢的前行。

见到这样的情形,郑勋睿索性下了马车。

很快,郑勋睿的四周就形成了一个圆圈,有骑马的人,也有走路的人,这些人的面孔,郑勋睿都是熟悉的。
徐望华和李岩也来跟强伟真刀真枪地干?你挑了一枪到了郑勋睿的身边。

三人都是带着斗笠,黑纱遮住了面孔。

“徐先生,李岩,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前往秦淮河的人如此之多。”

“大人,钱谦益等人在富乐院聚会,消息早就放出去了,属下刚刚听到禀报,赶往富乐院的以读书人居多,大概不少的读书人都得到了通知,故而前去看看吧。”

“钱谦益倒是会花费心思啊,趁着如此的机会,笼络更多的读书人。”

“其实这不算什么的,东林四公子时常在秦淮河聚会,采用的就是什么诗会和文会等等的形式,他们通过这样的办法,让更多的读书人进入到东林书院、应社和复社挖下我的眼来当泡踏,大人在淮北一带清除了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之后,到南京和苏州的读书人就更多了。”

郑勋睿微微点头。

“徐先生,你说的是啊,这方面我的确是疏忽了,没有想到尽量的笼络读书人,让不少的读书人都加入到东林书院去了。”

“大人,属下不是这样看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读书人若是能够认清楚形势,也不会盲目的加入到东林书院之中去,淮北的局势和这里就完全不一样,很多的读书人发觉做实事才是最好的报效方式,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的读书人,就知道夸夸其谈,沉湎于自身的理论之中,也让不少有抱负的读书人看穿了。”

“徐先生,你说的是,不过大量的读书人都是不谙世事的,他们不知道老百姓的苦,以为凭着嘴皮子就能够通吃天下,能够读得起书的人,家中毕竟还是不错的,这样的情形,日后我们要想办法纠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