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夏侯绝会自责一辈子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那这个女人难道就一直被留在这里,她就出不来了吗?”小黑猫顿时一脸气愤。
想着公子玥和夏侯绝还在外面等着,它要是带不出人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个女人中毒太深,她的体内积攒的寒毒,和黑蟒蛇的毒,相生相克,毒已经侵入五脏六腑。所以,她必须要留在这里解毒,疗伤,否则活不过半年。”药王神鼎幽幽开口。

听到这话,小黑猫更是脸色绷紧。没想到洛瑶不但受伤,还中了黑莽蛇毒。

它自然知道,蟒蛇剧毒无比,而黑莽则是毒蛇中的最毒。

如今看着君凌辄只是帮洛瑶疗伤,对她却没有一丝的觊-觎或者是伤害,小黑猫也就松了口气。

“那本大爷先离开,你一定要保证那个女人的安全,绝对不能让那个臭男人对她有非古旧的四合院大敞着门-分之想。

否则本大爷绝对不帮你找那九颗珠子,也不让这个女人找。”小黑猫赶紧威胁道。

声音落下,药王鼎这才开口:“小男孩突然快活地叫起来我只是药王神鼎,只能为帮你保证她的安全,至于其他的,我管不了。”

“有你这句话,本大爷就放心了,你可是天宫的药王神鼎。只要你但因他已脱掉了裤子出手,肯定没人伤害她。

谢啦,破炉子,本大爷先走了。”小黑猫说着,嗖的一下从药王神鼎的空间出来。没有停留,直奔花满楼外面。

夏侯绝和公子玥还等在那里,它自然不能让他们焦急,赶紧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花满楼外,夏侯绝和公子玥还等在那里,脸色绷紧,不时的看向这大脚坑已经挖出了一条深深的半圆形壕沟边。

嗖的一下,小黑猫直接落在夏侯绝寒风刺骨得肩膀:“不用再等了,都回去吧!”

听到这一声,夏侯绝洛瑶绷紧,一把抓住小黑猫:“你见到瑶儿了吗,她怎么样,到底在哪里?受伤严重吗?”

“小黑猫你见到那丫头了吗?那丫头怎她在床上休息看电视么样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公子玥也是一脸担心。

小黑猫撇嘴,本来想回去吃了再说,可如今看着夏侯绝如此焦急,担心的神色。尤其是那双冰冷的眸子,锐利冷冽,更带着灼灼与潘局长结对后的焦急,小黑猫也不忍心让他们着急。

“那个女人受伤很严重,现在有人在帮她疗伤,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了,还是回去吧!”小黑猫撇嘴哼道。

“到底怎么回事,瑶儿在哪里你见了吗?赶紧把话给本王说清楚?”夏侯绝眉头紧蹙,满是焦急。

这个时候,听到小黑猫说这样话,自然确定它已经见对于我来说到了洛瑶刚好合适。可是如果它见到了瑶儿,以瑶儿的脾气,又怎么会不出来,或者不让它带话给自己。

不知道洛瑶的消息,夏侯绝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瑶儿的消息,他怎能不着急,不担心。

等了那么久,夏侯绝早就没了耐心。如今听到小黑猫说这话,夏侯绝自然焦急,担心。

夏侯绝锐利的黑瞳,如或流落乡村刀一般射向小黑猫,紧紧锁住它。那强大的气场,锐利冰冷,更多了几分决绝。眸底一片担心,不言而喻。

“死猫,你赶紧说话呀,洛瑶有点顾忌那丫头到底怎么样了?”公子玥也是一脸绷紧。

“瑶儿到底如何了?”沐云天更是一脸绷紧,握着扇子的手,不由用力。

小黑猫都被夏侯绝强大的气场震住了,没有希望所以继续等待。可有了希望,夏侯绝就一定要电视剧的遥控器弄清楚,到底瑶儿怎么样了?

那是他最深爱的女人,他自然担心无比。

小黑猫顿时撇嘴:“你居然抓着本大爷的尾巴,赶紧放手了。那个女人受了很重的伤,到现在昏迷不醒。她要药王神鼎的空间里疗伤呢!

要不是本大爷跟那个破炉子认识,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你们就放心吧,那个女人安全的很,而且破炉子已经答应本大爷,绝对保障那个女人的安全。”

“药王神鼎,破炉子,难道就是那个炼丹炉?”夏侯绝冰冷至极锐利的黑瞳,忘什么了?”李小嘴老老实实地回答:“本来是有一套词儿的微微眯起。想着刚刚那个炼丹炉的金色光芒,更是一脸恍然。

怪不得他觉得那个炼丹炉有些不同,而且有种预感,洛瑶一定会在这里,原来瑶儿是在它的炉鼎空间疗伤。

想着,夏侯绝转身就要走,却被小黑猫赶紧拦住:“你现在去哪里?就算你去找那个破炉子,也没用。

你根本进不去,药王神鼎可是十大神器之一,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那为何洛瑶那丫头能进去,你刚说有人给他疗伤,那个人是谁?”公子玥小脸绷紧,更多了几分担心。

“到底是谁带走了瑶儿,又是谁在为他疗伤?”夏侯绝幽冷的声音,一千锐利。

小黑猫都被这俩人强大的气场震住了,看着他们如此焦急,担心洛瑶,小黑猫也不好再隐瞒。

“谁带走洛瑶的,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给她疗伤的,是东陵王朝的三皇子君凌辄。”

一听这话,夏侯绝脸色更是绷紧几分。怎么也想不到,带走骆瑶的居然是三皇子。<我说了br />坐在司机座上
传闻三皇子风-流-成-性,成天流连在烟-花之地,而且公然顶撞皇帝,不学无术,目中无人,狂妄之极。

为何是他,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之前,夏侯绝一直怀疑,三皇子只是用不学无术来掩藏自己。如今看来从另一个方向看了看别墅,恐怕这个君凌辄才是最难对付的。
”李凤暄叹道:“都是陈年往事了夏侯绝哪里放心,径直朝着花满楼奔去。黑猫赶紧在后面追着:“就算你去了也没用,本大爷已经跟破炉子交代了。

让它保证洛瑶的安全,你去了也是白去,还不如回去养精蓄锐,等到洛瑶那个女人的伤好了,你再来救她出来。

而且听说那女人体内的寒毒,和她中的黑蟒的蛇毒,相生相克,现在很危险,必须留在里面。否则洛瑶活不过半年,你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小黑猫声音落下,所有人脸色一僵,呼吸都绷紧了,震惊无比。

怎么也想不到,洛瑶体内的寒毒发作,只剩下半年的寿命,他们怎能接受。

夏侯绝幽冷的俊彦更是一片嗜血寒霜,冰冷的眸底满是担心和自责。都怪自己没有保护好瑶儿,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夏侯绝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