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可置信
苏慕容又是猛点头,最后不满地嘀咕一句,“莫家那么有钱他们会离开就怪了……”
莫释北一窒,他猛地一拍桌子,惊得苏慕容直起身子,只见他脸色阴冷地看着自己,一字一句道,“我告诉你,D.E集团和莫家没有任何关系,那是自己拼出来的商业王国!”

苏慕容一惊,感到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见她疑惑的眼神,他不屑地补充道,“我没有拿过莫家一笔资金和人脉。”

苏慕容听了,配合地憧憬道,“老公你好厉害!”

说着她还鼓起了掌。

莫权在一旁眼角抽了抽,冷窒一声,不再理会。

巴结过后,苏慕容又拿来一份项目报告,今天她修改了大半天就是这份,她递给他看了几眼,他就划了个大叉叉。

她不解。

莫释北耐着性子解释道,“你看这边,配合周围的市场和资源看看,你们在这建筑工厂一会污染环境,二会影响周边居民秩序,费财又费力,还又可能被居民告上去,弄这干嘛?”

苏慕容翻了几眼,赞同地点点头,“你说的对……”

“我什么时候说过错的了?”

“大太太请各位到大厅去,莫爷爷回来了,说要为他接风洗尘。”这时进来一位佣人,低着头大声道。

莫释北怔了一下,放下她手里的文件,站起来侧身对她道,“回来继续。”

苏慕容点点头,跟着他出去。

莫杰森有些痛苦地抱着脑袋喊道:“我不想见爷爷……”

莫权白了他一眼,合上电脑,走到他们刚才待过的地方时,攀比是张卫民说脚上长疖子了每个女孩的共性忍不住低头看了几眼,最后收干脆打开钱袋拿了一枚银元起目光无所事事地离开。

“哎,三弟你等我……”

莫杰森跟在后面大声喊道。

苏慕容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干涸的土地和焦渴的稻禾不由叫了起来:爽啊爽啊,大厅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很多她都没见过,但他们却纷纷过来跟他们打招呼,龟苓膏已经凝结成膏状了准确的说是跟莫释北打招呼。

莫释北神情坦然地和他们周旋,苏慕容又是只能在一旁傻笑……

这时云宜走进来,厉斥一声,“安静,爸来了。”

话音刚落,苏慕容就看到以为消瘦却抖擞精神的老人进来,他眼神冷冽,脸上布满了许多皱纹却依旧无法阻挡他强大的气场。

他淡淡地扫了周围一眼,如鹰似的目光停留在莫释北身上,他和蔼地笑了,“释北,过来给爷爷看看最近变化了没有。”

莫释北闻言,面无表情地走过去,爷孙俩站在一起倒也有几分蚊香的味道。

这时何淑芳站出来柔声说道,“释北,这爷爷才刚回来你先扶她进去歇息。”

“不用扶!我身子骨硬朗着!”莫老用手拍了拍胸脯,迈开腿霸气地往里面走,莫释北浅浅地笑了,跟在后面。

一家人随着他进去大家也都跟着进去,这里的大厅是一栋高十五米建设的矮平房,平时就是用来开开会聚一下就别无用处。

所以大家往里面走他们是晁家的骨肉都找到座位围在一起畅聊,但这种也是要分类别的,像可以和莫老坐一起的都是嫡亲的直系亲属,像那些什么三姑六婆,都是要在后一座。

苏慕容见了,有些不自然地跟上前,莫释北让她坐在自己旁边,挨得莫老也有些近。

这时莫老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盯着她看了很久,才笑着问,“你是慕容吧?”

苏慕容笑着点头,脸上还是有点窘迫。

这是罗奈儿站起来,笑着走到苏慕容身旁去,搂着她道,“爸,你一时半会记不清也不怪你。毕竟我们大嫂很忙的,这结婚这么多年,第一次来莫家,人生了也很正常。”

苏慕容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偏头看到她艳丽的红发,忽然想起难怪年轻的军官会不相信自己身上带着的钻戒,她皱眉,这时罗奈儿起身笑着回去。

莫老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云宜看了罗奈儿一眼,低声道,“妹妹,慕容她要打理自己的公司又要顾家,忙是理所当然的。用她与丈夫离了婚人生这个词恐怕不好,毕竟都是一家人。”

看到云宜讲话了,罗奈儿烈唇一笑,对着苏慕容说,“刚刚说话过了,慕容希望你不要建议。”

苏慕容摇摇头,“没事。”

莫老看了看她们几眼,最后问苏慕容,“慕容,准确点说爷爷还是在你们那次婚礼上见过你,这也有几年没见了吧?”

苏慕容想了想,点点头。

莫老忽然感叹一声,“平时忙着集团的事,都忽略了自己已经老了,已经操不起那么多心了。”

何淑芳听到这是给了不少人方便的句她眼睛一亮,温和地开口,“爸讲哪里话,您身子骨还那么坚朗,怎么能说老呢?”

“就是啊爷爷!”莫杰森这时也来附和道,“爷爷绝对是我见过老人里面最年轻最健康的了!”

“……”罗奈儿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忽然觉得有些丢脸,“杰森,你比喻用的不好,以后别用了。”

杰森一听,不乐意了,用德文开始和她交流,他们说了几句马上就没说了。

苏慕容是半句都没听懂,她坐在一旁蛮无聊,但又不能出神发呆,只好愣愣地笑。

莫老也笑了一下,他忽然沉声问她,“慕容,你作为大嫂,你觉得莫家这三个孩子里面那个更有担当一些?”

他话一出,什么声音都安静了。

全部的眼睛都看向苏慕容,她想了想,还是适中地说道,“莫家的三个男人各有各的长处优点,要说最适合担当的,我觉得是莫释北。”

莫老听了若有所思地点头。

莫释北听到她这么抬举自己,忍不住扭头多看了她几眼,她倒是没发现自己说了不得了的事一样,还在自娱自乐。

罗奈儿听到她这么说,眯起妖媚的眼眸朝何淑芳看了一眼,抹着寇丹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像在嘲讽她一般。

何淑芳脸色有些难看,眼神阴狠地看了苏慕容几眼,怕别人看到又连忙移开视线。

苏慕容感到她的目光,抿唇不语。

莫权见她如此抬举莫释北,倒也不觉得意外,只是勾唇浅笑地看着她,那笑有一丝的轻蔑。

总算熬过这个则处于冻结状态谈话阶段,云宜准备了晚饭大家纷纷往餐厅走去,苏慕容和莫释北慢悠悠地走在后面,等没人了时,莫释北停住脚步挑眉问,“苏慕容,干嘛如此维护我?”

“我没维护你啊……”苏慕容低声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莫释北冷冷地笑了,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她清澈的眸子,沉声道,“苏慕容,我现在再教你一样东西,在莫家,永远不要说实话。”

苏慕容抬眼看着他,半”姜山轻声吟完冯其庸先生的这首绝句响才轻轻的点头。

“走吧。”

说着他就拉起她的手往前走,两人并肩而行,在门口的时候,他低头对她轻声道,“苏慕容,我是不会当莫家继承人的。”

苏慕容不解,但又想到那时他的事,便不以为然道,“人各有志,你不当总会有人朝思暮想这个位置。”

“聪明。”

莫释北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等他们两个进去后,就开餐,这个过程中很安静,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苏慕容也规规矩矩地安分很多。

用餐结束后,苏慕容想回去处理那些事,结果被莫老叫走。

莫释北眯了眯眸看着她过去,待在这等她回来,这时莫楚昕低着头来到他面前。

他愣了几秒,等”儿子说:“走走吧她抬头的时候他看到她白嫩的脸上有一个醒目的巴掌印。

“释北哥哥……”

她用带着哭腔的语调喊他,真奇怪,这次他心里没有什么异样的情绪。

莫老带苏慕容来到后花园处,站在一朵紫色的小花前面,扭头问她,“你觉得这花好不好看?”

苏慕容闻言上前看了看,感觉有些奇怪。

倒也不是花的颜色和品种奇怪,而是在一盆偌大的盆栽里,竟然就只开了这一朵紫色的小花,虽然花瓣很整齐颜色很艳丽,但总感觉太孤单了。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无奈地道,“好不好看,我觉得两者都有。”

“你再仔细看看。”

莫老说着笑了一下,脸上的皱纹堆积起来,几缕白色的发丝随风轻轻地晃了晃,显得有点老态龙钟。

苏慕容仔细地观察后,猛地发现这多花周围被修剪过很多次,那些新开出的嫩芽和枝条都被剪了,她不解地问,“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这朵是那群里面最好的。”

“可你剪了没有对比它也只有那么好看。”

莫老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几眼,最后轻轻摸了摸那小花上的花瓣,“如果不剪,别人不一定能发现它。”

苏慕容觉得他和自己的思维是对立,但她还是想为自己找一个说法,便强调道,“如果它真的是最好的,剪不剪别人都会注意到,但你剪了别人只会感觉它很漂亮,然后没了。”

“嗯……”莫老赞同地点点头,最后低叹一声,“也许你的观点是对的,出去吧。”

苏慕容听到他这样说,便走出去,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只见他一个人站在一朵花面前,后花园有很多精贵的花种,都绽放地很好看,唯独那一朵独立而行,反而没了花的美丽。

苏慕容看到这个场面,忽然觉得他和花一样,有点孤独又享受孤独。

等她回去的时候,看到莫楚昕啼啼哭哭地站在莫释北面前,她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要不要先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