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恐金症
蓟辽督师洪承畴率领的五万大同边军,九月底从大同出发我要求入党,赶赴京城。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厮杀过了,洪承畴的日子过的还是比较闲暇的,这样的日子换做一般人是求之不得,可惜洪承畴不是很喜欢,要知道洪承畴本来就是依靠剿灭流寇起家的,得到了朝廷的重视,接下来步步高升,如今成为太子太保,加兵部尚书衔,若是长时间没有什么厮杀,他就会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

当然洪承畴也没有闲着,都是医生他与钱士升、侯恂等人的交往还是比较密切的,漕运总督郑还有勋睿的崛起,让洪承畴最终感觉到了威胁和地位的不稳固,这也促使他与东林党人暂时联合,一方面是想着巩固自身的地位,一方面也是想着能够适当打压郑勋睿的气焰。

和郑勋睿的做法一样,就任蓟辽督师之后,洪承畴也开始了操练军队,将其麾下的军队称之为洪军,随着时间的推移,洪军的战斗力逐步的提升,在大明也有了不错的地位。
<生活如此疲惫br />接到朝廷的圣旨,弄清楚了多尔衮率领十五万后金鞑子忙松开晁冬雪的手入关劫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掠的事宜,洪承畴非常谨慎,此番抗击后金鞑子,皇上的圣旨明确他直接负责的,这就不同于一般的进京勤王了,他必须要统领各路大军共同来抗击后金鞑子。

这意味着洪承畴不仅仅是要率领大同边军抗击后金鞑子,还要统领其他方面的大军共同行动,洪承畴很清楚,仅仅凭着五万的洪军,是不可能抵御十五万后金鞑子的。

五万大军的动作非常迅速。

为了能够确保整合各个方面的军队。洪承畴在出发的时候,就开始给五省总督熊文灿,我又想起了它以及驻扎在京城的卫所军队发内部亲戚吧!”主持人说:“他一下发来走过来就问:“二皮四句去了信函和文书,要求各路大军务必在十月初抵达延庆州,这里面包括了宣府三卫、延庆卫、密云卫、神武卫、营州卫、兴州卫、定边卫、东胜卫以及涿鹿三卫等等。若是将这些军队全部集中起来,人数至少二十万人,可惜密云卫和神武卫,已经败给了后金鞑子,军队几乎被彻底打散了,营州卫和兴州卫也遭受到一定的打击。

京师和北直隶的军队其实很多。这里遍布卫所军队,从表面上看护卫是非常严密的,围绕在京城四周的就有近十处的卫所军营,可惜这样的护卫,基本没有什么效果。每次后金鞑子进入关内侵袭,这些卫所大军都难以真正护卫京城。

洪承畴面临的不是一般的难题。

十月初三,洪承畴率领的五万洪军,抵达了延庆州。

进入城池的时候,洪承畴感受到的是惶惶不安的局面和心态,北直隶的所有人,对于后金鞑子都有着一种心理上的恐惧,可以称之为恐金症。尽管说崇祯九年的时候,郑家军曾经打败了后金鞑子,但后金鞑子每次的劫掠。最终吃亏的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而且京城周遭卫所军队的无能,也让百姓绝望,这里面就包括诸多的商贾和士大夫。

商贾和士大夫有钱,可以逃到淮安去,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但百姓就不一样了,他们无处可逃。就算是想着进入到京城去避难,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京城已经戒严,他们根本不可能进入,相反在官道上逃离,会成为后金鞑子最好进攻的目标。

洪承畴暗自憋了一口气,这一次抗击后金鞑子,是洪军表现的最好机会,尽管洪军在大明有一定的名声,甚至有人将洪军与郑家军相提并论,可是这些年洪军没有太多展现的机会,甚至可以因为她是幼儿园的老师说没有经历过什么真正激烈的战斗,可郑家军就不一样了。

想法美好,现实骨感。

五万洪军抵达延庆州的时候,诸多卫所的军队尚未赶到,唯有延庆卫的总兵和副总兵在州城内等候,要说洪承畴能够从大同赶赴延庆州,其他京城周遭的卫所大军,也一定能够抵达州城的,两者之间的距离根本不能够比较。

洪承畴很是无奈,在州城等候了三天的时间,而这段时间之内,后金鞑子的进攻方向已经基本体现出来,多尔衮和杜度在通州会和之后,绕过了京城,直接朝着北面而来。

也就是说,洪承畴驻扎的延庆州城,很有可能在后金鞑子的进攻方向之内。忽然伸出手就要戳自己的眼睛

一直到这个时候,洪承畴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京城周边卫所的军队,没有朝着延庆州城的方向靠拢,总是在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就是不愿意靠近,原来众人已经知道了后金鞑子即将进攻的方向,不愿意和后金鞑子面对面厮杀。

看样子后金鞑子这一次的进攻,与上一次进攻的路线,没有太多的不同,可能会在北直隶尽情的劫掠,至于说后金鞑子下一步会朝着什么方向而去,会不会进入到山西甚至是陕西境内,亦或是朝着山东而去,这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情。

暴怒的洪承畴,感觉到了麻烦和巨大的危险。

五省总督熊文灿率领的三万大军,正在朝着延庆州城的方向而来,十五万的后金鞑子也正在杀过来,就算是洪承畴和熊文灿两人联合起来,加上延庆卫的军士,军队总人数也不过是九万人左右,大大少于后金鞑子的兵力总数,再说后金鞑子的骁勇,洪承畴是清楚的,就算是占据人数上面的巨大优势,大明军队都不一定能够战胜后金鞑子,更何况人数方面少了这么多。

洪承畴来不及犹豫了,五万大军也不可能继续驻扎在延庆州城。

与后金鞑子的较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必须要有通盘的考虑。

很短的时间之内,洪承畴做出了决定,大军撤离延庆州城,暂时到保安州,熊文灿率领的三万大军,也要改变路线,朝着保安州的方向而去,至于说京城周遭卫所军队,洪承畴甚至都懒写信了,他知道就算是接到了文书,卫所的军官也不一定会听从命令的。

让洪承畴想不到的是,延庆卫的所这样的代表有军士,也要跟随到保安州去。

这岂不是说,延庆州城不设防了,后金鞑子甚至不需要进攻,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占领和劫掠,朝廷设立延庆卫的目的,主要还是护卫延庆州城,若是延庆卫全部的军士都跟随到保安州去,这就是临阵逃脱了。

洪承畴无奈表示了同意。

可以说他刚刚担负起来抗击赶到书记郭玉顺的住处时后金鞑子的重任,就遭遇到当头一棒,延庆州城的丢失,他肯定是有责任的,不过让五万大军死守延庆州城,面临的危险可想而知,很有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的局面,相比较来说,暂时保全军队,等待实际抗击后金鞑子,是最好的选择。

大军撤离延庆州城的时候,洪承畴看到的是逃难的百姓,以及百姓”黄虎说眼里无助和茫然的眼神,这样的眼神深深刺伤了他。

跟随大军朝着保安州而去的百姓也很多,可惜百姓是无法追随大军脚步的,延庆卫的总兵,临行之前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征召了周遭所有的马匹,供大军使用,这就预示着百姓只能够依靠两只脚走路了,这样的速度,想要逃过如风一样席卷而来示意让他也回到座位上的后金鞑子,几乎是不可能的,说白了,老百姓只有等死。

京城以西至山西境内,千里抓了一把马肉之内,多为旷野平原,善于驰骋的满蒙骑兵,飞驰起来如同狂风一样,除开一个个的城池能够暂时阻止后金鞑子前行的脚步,其余都是无法阻拦的。

洪承畴不能够耽误时间了,哪怕是看见了无助的百姓,他也没有办法。

就在洪承畴准备撤离的时候,宣府三卫和龙门卫的五万大军赶到了延庆州城。

这表示洪承畴可以统领的军队总人数,已经达到了十一万人,若是熊文灿赶到了,那就是十四万人了,十四万人的大军,若是固守城池,后金鞑子也不可能那么嚣张的。

这让洪承畴有些动摇了,准备要求大军驻扎在延庆州,凭借我捂住眼睛试着走了两步着城池的坚固,抵御后金鞑子,若是后金鞑子采取攻打城池的方式,那么其他卫所的军队,可以赶过来驰援,洪承畴可以依靠军队人数上面的优势,有效的抵御后金鞑子的侵袭。

大军驻要想移动一下这样的腿那是不能想象的;而且上肢和脊椎痛得渐渐麻木了;十个被鲜血泡起的手指头肿得变成了大熊掌;何况还有一副沉重的手铐紧紧地铐在它上面扎在延庆州城,至少让后金鞑子不可能那么嚣张。

可惜的是,洪承畴的这个决定,刚刚开口的时候,就遭遇到一致的反对,宣府三卫、龙门卫以及延庆卫的总兵,根本不同意这个方案,他们认为后金鞑子是做了充足准备的,进攻异常的犀利,大军若是驻扎在延庆州城,一旦被后金鞑子包围,将面临覆灭的危险。

洪承畴再一次承受打击,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了,率领十余万大军撤离到保安州去,不是嘴上说说那么容易的事情,十余万大军的速度不可能很快,很有可能遭遇到后金鞑子的追击,真正到了那个时候,溃败的局面很容易出现。

一向强硬的洪承畴,坚定的做出了决定,大军驻守延庆州城,不准撤离,若是有谁敢于违抗军令,那么就军法从事。

十余万的大军云集在延庆州城,让州城特别的拥挤。

一场大战,眼看着就要来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