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为惨烈的战斗(2)
第三天的中午,八旗军再次发动了攻打锦州城池的战斗。

战斗依旧是白天黑夜不停息的进行。
进攻的八旗军依旧是损失惨重,可是却没有停止进攻,甚至八旗军的进攻比前两天还要疯狂,难道说他们收敛了八旗军军士的尸首,被彻底激怒了。

郑锦宏可不是这么看的,他已经察觉到了问题。

紧急的商议在战斗之中进行。

“八旗军不可能攻陷锦州城,这是摆在面前的事实,可是八旗军根本不管就是一个字:假!我们不是灶王爷伤亡的多少,还在一味的强攻,这种明知道打不赢的战斗,还要持续,难道说八旗军的指挥官脑袋出问题了,我看没有那么简单。”

郑锦宏首先提出了问题,紧接着回答的是杨贺。

“大帅,末将认为这也没有什么,阿巴泰决策失误,导致锦州城池失守,而且八旗军损失惨重,如此情况之下,阿巴泰无法给皇太极交差,所以选择拼命的进攻锦州城池,至少这个时候的猛攻,能够为阿巴泰挽回一些失误啊。”

一直都没有开口的马祥麟,此刻也跟着开口凛凛一躯了。

“末将认为副帅说的是有道理的,将士们此刻就要给与八旗军最大的杀伤,如此阿巴泰就难以坚持下去了。”

王小二没有开口说话,显然还在沉思。

郑锦宏看了看王小二,轻轻的摇头。

“宁远距离沈阳并不是很远,这段时间我们暂时没有控制锦州城池外围的阵地,故而辽东的情况,皇太极一定是知道的,我们守住锦州的目的哭闹嚎嚷,就是要全部剿灭镇守这里的十五万八旗军。这个目的皇太极一定是清楚的,包括阿巴泰也是清楚的,如此情况之下。阿巴泰派遣大军进攻锦州城池,看看能不能收回锦州城池。将功折罪,这是有可能的,可是明明不能够拿下锦州城池,还要一味的强攻,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

郑锦宏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小二终于开口了。

“末将觉得大帅说的有道理,说不定阿巴泰有什么其他的安排,目的就是将前军困在锦州城内。。。”

王小二一语击中要屋里的坛坛罐罐虽然还摆在那儿害。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郑锦宏。

王小二毕竟是斥候营的指挥使,多年的侦查生涯,让他的思维变得缜密起来,身为斥候,就是需要冷静,在关键时刻能够做出准确的判断。

很快,郑锦宏再次开口了。

“王参将说的是正确的,我怀疑阿巴泰准备撤离辽东了,他要求八旗军拼命的攻打锦州城池。甚至不管不顾伤亡的多少,目的就是让我们死守锦州城池,而阿巴泰则是率领八旗军的主力。趁机撤离,若是这样的情形,那我们的作战就是彻底的失败。”

说到这里,郑锦宏站起身来。

“还有一件事情,诸位不要忽略了,那就是皇上率领的大军,肯定快要到宁远城了,阿巴泰应该是知道了情况,这个时候。摆在阿巴泰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其一是死守宁远城池。同时拼命的进攻锦州城池,这一条路是死路。明显不能够选择,其二就是命令部连说是是分的八旗军不惜代价进攻锦州城池,保证锦州外围的安全,阿巴泰率领八旗军从锦州的外围撤离,这样做尽管会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是总是能够安然撤离辽东的。”

郑锦宏的分析已经非常透彻,可是杨贺与马祥麟等人依旧没有表态。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表态意味着什么,一旦郑锦宏的这个判断决定下来,紧接着就是前军必须要杀出锦州城,与城外的八旗军面对面的作战,前军务必在短时间之内杀开一条血路,且马上需要控制锦州城的外围,阻止阿巴泰率领的大军撤离。

这意味着惨重的损失,前军肯定会有重大的伤亡,恐怕是郑家军历史上都从未经历过的伤亡,故而如此重大的决定,不是轻易之间就能够作出来的。

郑锦宏明白众人的心一晃人就老了思,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诸位都好好思索一下,两个时辰之后我们做出决定,宁远城距离锦州一百里地左右,若是阿巴泰决定率领大军撤离,最多一天左右的时间,就能够抵达,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前军承担的战斗职责异常的重大,我们是坚决不能够放走阿巴泰的,若是让阿巴泰逃离了辽东,那就是我们前军彻底的失败。”

两个时辰尚未到,王小二第一个进入了厢房。

“大帅,末将以为前军必须要出击了,前军守卫在城池之内,几乎没有发挥出来什么作用,刚才末将仔细思索了大帅的话语,要说阿巴泰第一次出现失误,没有注意前军的动向,导致锦州城池失陷,这还可以理解,可是面临十五万八旗军有可能全军覆没的危险,阿巴泰若还是意气用事,那就不大可能了。。。”

王小二尚未说完,杨贺与马祥麟就进入到干脆坐起来厢房。

杨贺马上开口。

“王参将的分析完全准确,阿巴泰肯定是想着撤离辽东了,故而命令八旗军拼命的进攻,这个时候前军必须要杀出去,绝不能够让阿巴泰逃离辽东,末将还相信,皇上一定率领中军,跟随在后面追击阿巴泰,只要前军能够阻止阿巴泰一天左右的时间,前军直到他最后不好意思不辞而别和中军就能够形成合围之势,到那个时候,阿巴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马祥麟在一边点头,赞同杨贺与王小二的分析。

郑锦宏早就下定了决心,不管此番的分析对错如何,前军都是要杀出锦州城池的,总是守在城池之中没有丝毫的意义,八旗军完全可以从外围撤离。

不过现实的情况摆在面前,那就是前军面对的八旗军总人数超过十万人,尽管两天多的战斗,八旗军损失的军士不少,可是其总兵力还是超过十万人。

前军五万人,攻打锦州城池的时候,损失了六千人,接近三天的护卫锦州城池的战斗,伤亡接近三千人,也就是说前军能够参与战斗厮杀的将我要预祝我们今后的更大合作旗开得胜士在四万人左右,究竟这四万人是同时杀出去,抛弃锦州城池不管不顾,还是一部分将士杀出去,拼死阻挡阿巴泰的撤离。

锦州城内有数百门的火炮,这些火炮是绝不能够落在八旗军手中的,这也就是说,郑家军全部离开锦州城池是行不通的。

稍稍停顿了一下,郑锦宏开始下达命令了。

“杨贺、王小二和我率领前军三万将士杀出锦州城池,马祥麟率领一万余将士继续固守锦州城池,务必保证锦州城池的安全,主要还是城内的数百门火炮,不能够有丝毫的损失,只要有一万余我像他一样流血流汗了前军将士固守城池,就没有谁能够威胁到锦州城。。。”

马祥麟有些不高兴,毕竟他也想着出城去厮杀,尽管说出城厮杀有着巨大的危险。

郑锦宏刚刚说完,杨贺提意见了。

“末将不同意大帅的安排,大帅乃是全军主帅,需要全面指挥协调,留在锦州城内,更好协调一切的事宜,末将认为,一旦前军三万将士杀出去,那么围攻城池的八旗军也会迅速跟随,恐怕到时候就没有什么军士进攻锦州城池了,其实到了那个时候,锦州城池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阿巴泰明白这一点,其他的八旗军军官也明白这一点,故而城内不一定需要留守一万余将士,若是城外的厮杀过于的惨烈,城内的将士需要驰援,这一切都需要大帅临济决断,末将故而不同意大帅领兵冲出锦州戒烟戒了几年的丁建顺就抽了几根城池。”

杨贺说的很是严肃,说的话语的确有道理。

郑锦宏微微摇头。
“我是前军主帅,更是郑家军总兵,都督府大都督,关键时刻,我必须冲锋在最前面,这件事情不用讨论了,就这样决定下来。”

杨贺还没有来得及再次开口,马祥麟开口了。

“大帅,末将认为副帅说的是正确的,副帅领兵冲锋,大帅留守在锦州城内,这并不是说大帅没我们盼望庄稼饺好有冲锋陷阵,而是必须这样做,锦州城外的厮杀,充满了凶险,若是主帅和副帅悉数都领兵出征,万一出现危险,前军如何维”我舒了一口气系,战场上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大帅最为前军的主帅,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

郑锦宏的眉头皱起来,马祥麟说的更加直接,万一外围的厮杀过于惨烈,他郑锦宏和杨贺都出问题了,那大军岂不是群龙无首了。

郑锦宏倒不是害怕死亡,马革裹尸是军人的最高荣誉,他担心的是不能够完成皇上交办的作战任务。

过了好一会,郑锦宏再次叹气,看着杨贺,眼神之中充满商议的意思。

还没有等到郑锦宏开口,杨贺就开口了。

“大帅驻守锦州城,末将率领三万前军杀出去,王我把小羊羔放在育羔房里参将跟随在末将的身边,若是末将出现什么意外,王参将指挥,传令兵迅速禀报大帅,那个时候末将就不会和大帅争了。。。”

杨贺说完之后,马祥麟再次开口。

“大帅驻守锦州城池,末将也应该跟随赋税出城作战,外面的战斗变幻莫测,牵涉到整体的战役部署,末将一定能够奋勇杀敌,协助副帅完成作战任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