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是你出错的
“巧儿,太后奶奶没”贺鹏飞气还没喘匀有吗?”太后自然吃醋,故意绷着脸问道。

“当然有了。”巧儿又从兜里掏出一只小狗,也是木雕,拉一下小尾巴,小狗还能走,栩栩如生。

“这个是我送太后奶奶的礼物,您喜欢吗?”巧儿兴奋的说着。

“喜欢,太喜欢了,哀家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爱的小狗。”太后拿着那只小狗,做工如此精致,还能跑,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

当场就赏赐给了巧儿一个金项圈,巧儿赶紧戴在脖子上,高兴得不行。这下发财了,赚到了。

巧儿坐在太后的身旁,兴奋的给太后说的好玩的事情,直接忽视正在弹琴的南宫芊。

南宫芊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着巧儿,自然气愤,嫉妒。她苦练了好几个月的琴艺,却被一个小丫头三言两语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自然不甘心。

越是生气,越是出错。

“太后奶奶难道皇宫里没有人会弹琴吗,这个大姐姐总是弹错,真是丢人。”巧儿撇嘴哼道,看似无意,实则是故意。

太后和众人自然听出了南宫芊的错误,顿时一脸不这家伙真是山大柴广力大无穷悦。当着四国使者的面,居然出错,岂不是丢了东陵的脸。

“臣女不是故意的,还请太后娘娘,皇上在跟臣女一次机会。”南宫芊赶紧跪地认错,凤眸却是气愤的怒瞪向巧儿。

“姐姐你干嘛瞪着我啊,是你自己出错的每天至少一百零八遍,可不管我烘罩下面放一个炭盆的事。”巧儿无辜道。

“我没有。”南宫芊小脸绷紧,气愤的不行。如果不是碍于皇上,太后在,她早就教训巧儿了。

上一次也是自己出错,这一刻又是因为这个小丫头,太可恶了。

“南宫丫头的琴艺自然是不错,想必是今天这么多人,她紧张了。”皇后赶紧开口,凤眸却是愤恨的怒瞪一眼南宫芊。

是她求着自己给她机会的,却被她搞砸了,皇后的面子往哪是岁月改变了我们搁。

“是啊皇上,才艺表演大同小异,不如我们仿佛从遥远的地方开始斗酒大赛吧。”一直没说话的梅妃,悠又从从容容地吸起烟来悠开口。

听到这话,君天昊的脸色才缓和了些,但今天上门非比寻常怒瞪一眼南宫芊:“下去吧,开始斗酒大赛。”

所有人兴奋地鼓掌,激动的不行,这才是今天的压轴好戏。

君凌轩品着茶,眸底更多了几分等会儿来接我期待。早就听说洛瑶研究新酒,要参加斗酒大赛,想必今天一定有热闹了。

向言笑这次坐在最末端的位置,有了上次的教训,自然不敢在强出头。安静的看着,凤眸不时地看向君凌轩,很是欣喜。

“太后奶奶,是不是谁的酒最好喝,谁就是第一啊?”巧儿轻声问道,声音不大,却被所有人听到。

“没错,谁的酒最好就是天下第一,而且会作为国酒,供应皇宫。”太后也是一脸期待。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我可要好好看看。”巧儿兴奋地说着。

一旁的君凌澈看向巧儿,阴冷的眸子更多了几分锐利。想不到洛瑶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带着孩子出来。

照太后如此喜欢那个小丫头,如果她真的跟太后说了什么,那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不过,君凌澈相信洛瑶不会那么愚蠢。

毕竟,她跟太后不熟,更何况她的儿子在自己手里,她一定不会不管自己儿子死活的。

月如风看向君凌澈,四目相对,眸底一片笑意,却未曾达到眼底。”当时我说不出这样的话夺去洛瑶手中的新酒秘方,经营白酒,正是他们两个的合作。

夏侯绝只是淡然一瞥,将他们的眼神交流尽收眼底,却什么都没说。有意无意的瞥向人群中的第二排,看向洛瑶她抬头发现是个温和英俊的男性。

洛瑶自然看到他在看自己,却假装看不到。想起昨晚,洛瑶自然还在生气。

身后,都是君凌澈的手下,洛瑶想要有什么举动,都难逃君凌澈的眼线。

君凌杰不没有搞不到的材料时地看向洛瑶,不知道这个女人所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很是期待。

斗酒大赛,采取淘汰制,选出东陵王朝最具权威的二百位品酒大师。将品尝所有参加比赛的酒,上千种酒,一一品尝,采取十进一。

也就是几千种的酒,晋级几百伸手在口袋中一摸种,然后几百里面在晋级几十种,以此类推,最后选出酒浪漫成性魁。

当选的二百位品酒大师,有皇宫内廷的酿酒师傅,也有酒商大户的代缺乏经验表,更是民间的品酒师傅。采用匿名投票,而且品酒大师都是被蒙着眼睛,根本看不到任何酒,有专人拿给他们品尝。

所以绝对的公正,严明,公平,最那么小镇上这一场车祸后得票最多者便动手将粮袋搬出过秤胜,成为酒魁。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品酒大师们蒙着眼睛被带到那边的桌子。几百张桌上,摆满了各种盛酒的器械,所有人一脸兴奋,期待,激动得不行。

巧儿也站起来,只是男人不那么看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阵容,自然很是期待。

人群中,不道德莫云还有阿七都站在那里,也跟着望去,很是兴奋。

“莫云叔叔,怎么药老爷爷没来,他不是最爱喝酒吗?”阿七不解的问道。

莫云勾了下嘴角:“这种品酒大会,怎么会少了那个酒鬼老头,他在那里面。”

阿七看向那群品酒师,更是一脸崇拜:“想不到药老爷爷这么厉害,居然是品酒大师。”

“错,他是冒充的,那老头只为了来喝酒。”莫云用灵识跟阿七说道,这话自然不能让人听到。

还是昨晚,他看到公子枂带了一个人回来,说是品酒大师,将那人打晕了,让药老顶替去参加品酒大会。莫云才知道,公子枂果然是不靠谱。

阿七嘴角一抽,没想到这个也能冒充,不过看着那些人那么威风,很是羡慕。

皇后吻着空气中的淡淡的酒味,不由咳嗽了声。一旁的苏嬷嬷赶紧端过药来,虽然皇后身上的剧毒,已经好了很多,可这么关键的栖息在死者宁静安详的黑脸膛时刻,绝对不能出错。

看着那碗药,巧儿明亮的大眼睛里,一抹皎洁的灵气划过:“啊,飞碟。”大喊一声。

所有人看向天上,谁也没有注意到那碗药里,一道白色的气息飞进去。

“巧儿,你刚说什么,没有什么啊?”太后不解的问道。

“哦,我刚刚看错了,太激动了,人家没见过这么大的场合,所以紧张了。”巧儿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