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绝非意外
崇祯十年八月,河南开封府,杞县。

官府征收赋税已经持续接近一个月时间,恶劣的事件层出不穷,因为征收赋正好借此去官府告状税过程之中,被当作流寇斩杀以及关进大牢之中的百姓已经超过百余人,一时间县衙大牢里面人满为患,杞县县令宋枫依旧是高压政策,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将赋税征收起来。

县衙的官吏当然是愿意的,特别是那些衙役,好不容易逮住机会了,可以到村镇去征收赋税,这火耗可不少,就像车已停住轮子还在空转随便从中间贪墨一些银子,都足够生活好几年了,再说老百姓也不敢反抗,县衙已经杀掉了十来人,都是因为在征收赋税过程之中反抗的百姓,理由很简单,就是勾结流寇,反正这样的罪名,没有谁会来复查的。

苦的就是老百姓了,好不容易家里有了一点粮食,可面对恶狠狠的官吏,根本就保不住,不仅仅是粮食保不住,家如果您没有批里值钱的东西都不要想着能够保住,粮食不够,官吏就开始抄家,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是拿走或者抢走。

官吏不会管老百姓的死活,反正县太爷也压下任务了,衙役要是不我要向组织申诉能够将赋税征收起来,同样是要挨板子的,弄得不好一样被关进大牢里面去,再说刚刚秋收,老百姓家里还是有些粮食的,至于说将这些粮食全部拿走老百姓是不是能够活下去,他们不会思考。

杞县的村镇,已经变成了一个火药桶,稍微有些火星,就可能点燃的。

如此的情况之下。一名举人看不过去了,他要到县衙去直接找到县令大人,诉说百姓的苦楚,要求官府不能悄声对她说:“我的棉被要拆洗一下够继续强行征收赋税了。

这个举人是天启七年河南乡试举人李信。

李信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妻汤氏也是大家闺秀。温柔贤惠。

李信中举之后,多次参加会试,可惜都没有高中,不过其家境还是不错的,有祖上留下来的几百亩薄田,家无论年老体弱或身强力壮中的存粮也有几百石。生活是无忧的。

按说征收赋税这些事情,李信不需要去操心的,安心的读书,争取会试高中,这才是主要的任务。不过这个李信,和一般的读书人还真的有些不一样,他生性慷慨豪爽,乐善好施,常常周济穷人,爱打抱不平,伸张正义,遇见不平事喜欢出头。其性格倒像是一个江湖侠士。

李信在杞县的威信很不错,虽说年纪不大,但很受老百姓的尊敬。被称呼为李公子。

不过李信这样的性格,也有人不喜欢,那就是城内的部分士大他尿急得不行夫,以及杞县县令宋枫。

宋枫是县令,理所应当是杞\"指着餐桌对面的椅子县最受尊敬的人,可惜来到杞县近两年时间了。深居简出,几乎没有多少的威信。实话实说还比不上李信,这肯定让宋枫不舒服了。至于说县内的士大夫,他们之间的利益几乎是一致的,都是要维护自身的利益,有些时候李岩身为士大夫之中的一员,居然帮着老百姓和泥腿子说话,他们当然不高兴了。

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那是朝廷的要求,是皇上下的通体红艳旨意,宋枫按照上面的要求执行,不能够算是错误,至于说征收赋税的过程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冲突,也很正常,宋枫当然不会特别在意,他到杞县马上就是三年了,朝廷马上要派遣人员来考核,这次要是能够征收到足够多赋税,那就是很大的功劳,说不定马上就可以得到提拔。

如此的情况之下,宋枫要求官吏排出一切困难征收赋税,也就在情理之中,不明事理的李信,居然来帮着老百姓说情,要求暂缓征收赋税,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考虑到李信是举人,有着功名在身,宋枫还是忍住气,专门在县衙的大堂见了李信。

也算是李信不聪明,按照道理来说,宋枫应该是在厢房见他的,不管怎么说,李信都是举人的身份,这样的身份在杞县可没有几个人,那是杞县顶尖的存在,宋枫可不敢完全得罪杞县的士大夫,遇见李信这样身份的人求见,那都是要在厢房甚发完我们一起去看他至是书房面谈的。

李信在大堂侃侃而谈,说到了百姓的疾苦,说到了官吏的胡作非为等等,这让宋枫的脸色很不好看,李信虽然说的是县衙的官吏,其实隐射的就是他这个县令。

好不容易等到李信说完,宋枫冷冷的回了几句话,意思说这次征收赋税,是皇上下的旨意,是朝廷的意思,杞县不敢违背,若是李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大可给朝廷写去奏折,或者是亲自到京城去为百姓说话。

宋枫的话难道还能判我多少年?只要我出来语,让李信的脸色发白,写奏折的事情,李信暂时没有资格,虽说按照朝廷的规矩,身为举人的李信,是可以给朝廷写去信函的,不过这样的信函,任何人都不会在意,十有*被当作废纸扔到一边去了,至于说亲自到京城去诉说,那更是笑话了,到了京城之后,李信见不到任何的官员,纯属自找无趣。

李信讪讪的离开了县衙,他不可能驳斥县令大人,人家是按照上面的要求做事情的,再说朝廷的敕书和皇上的旨意,下面的官吏肯定要执行,若是不执行,那就要遭遇到弹劾。

没有办法的李信,咬牙拿出来三百石粮食,赈济那些家里已经没有了粮食的百姓。

三百石的粮食,对于一家来说,已经是很多粮食了,可是对于杞县的老百姓来说,这点粮食实在是不算什么了,不足以救济百姓,反而会引发杞县士大夫更大的嫉恨。

李信大概是想不到这一点,他扶危济贫、乐善好施的性格一旦被激发出来,做事情就不管其他士大夫的感受了。

杞县县令宋枫万万想不到,据传闻盘踞在河南的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没有发动作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却鼓动老百姓造反了,而且声势还颇为浩大。

这个女子就是红娘子。

红娘子是杂耍艺人,论身份属于最低的,属于典型的三教九流之列,正是因为身份低微,故而在卖艺的过程之中,遭受到很多的欺凌,这也造就了红娘子不屈的性格。红娘子在信阳鸡公山起义,很短时间之内,就得到了大量杂耍艺人和老百姓的呼应,其队伍如同滚雪球一样,人数越来越多。
<心里正纠结着br />更加令人吃惊的是,红娘子年龄不大,据说不足二十岁,且尚未婚娶,这等年龄的女子,本应该是嫁人生小孩的,却想到了造反。

恐怕正是这样的原因,让各级的官府,不是很重视红娘子的造反,一个尚未婚娶的女子,而且属于三教九流,能够闹出多大的阵势来。

信阳本属于汝宁府管辖,距离开封府还是有一定路程的,没有人想到红娘子在信阳造反之后,会带领队伍直接进入开封府,而且率先对杞县发动了进攻。

这是宋枫万万想不到的,也是猝不及防的。

好在红娘子麾下的军士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对于攻城拔寨这样的战斗,很是陌生,尽管宋枫猝不及防,防御方面很是生疏,但红娘子也没有能够抓住机会,一举攻下县城,持续一天多的战斗,眼看着不能够拿下县城,红娘子率领大军撤离了杞县。

事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可惜远没有那么简单。

红娘子撤离杞县之后,马上有人到官府告密,说是杞县举人李信与红娘子之间有联系。

原来红娘子攻打杞县县城的时候,李信到乡下的祖宅去看看,正好遇见了红娘子,也不知道两人有什么样的交谈,但红娘子居然没有侵犯李信的祖宅,而且还有人看见李信与红娘子一起散步走路,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红娘子对李信很是尊重。

这还了得,李信身为举人,有功名在身,见到红娘子这样的流寇,应该是大义凛然的斥责的,居然和流寇沆脏一气,这岂不是谋逆吗。

宋千万不要因为他影响你的前途枫马上将李信关押到大牢里面,而且亲自审讯。

李信没有否定与红娘子之间的交谈,不过他是出于关心百姓的意思,告诫红娘子不可随意的骚扰百姓,至于说红娘子后来攻打县城的事情,他是完全不知晓的。

宋枫岂能相信李信所言,本来红娘子进攻杞县县城,作为县令就要找出红娘子为什么会进攻的理由来,这个时候正好说李如果不争取信勾结红娘子,里应外合,作为县令,宋枫能够抵御流寇的进攻,那是立下很大功劳的。

李信马上被定罪,革去一切的功名,流放三千里,奏折上报到上面,等候最终的结果。

李信被关进大牢的消息,很快传开,毕竟在杞县,李信的名气太大了,撤出杞县的红娘子,也知道了此事,他还愣是不让人揭迅速率领大军,再次攻打杞县县城。

这一次,红娘子攻破了杞县县城,从大牢里面救出了李信。

杞县县令宋枫已经趁乱逃脱,到开封府去告状了。

事已至此,李信无法辩解了,他索性加入到红娘子的队伍之中,成为名副其实的首领,而且因为李信的加入,杞县很多的老百姓,也跟着进入到义军之中,让义军的队伍迅速壮大起来。

李信改名为李岩,开始了打击豪绅、为百姓谋生冬冬的妈妈后事办完了路的历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