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是在乎的
幽月叫住了他。

姜俊弦转过身,看着她。

“把师傅的命牌留下。”司马幽月说,“你今日带着弑天魔剑出去,师傅定然不会同意。我想,你以后也没有心思管师傅的死活了,那就把师傅的命牌留下。”

姜俊弦垂下眼帘,挡住了眼里的情绪。他意念一动,两个命牌出现在他手里。

因为人还活着,所以命牌还带着温热。

他将其中一个命牌扔到司马幽月身上,他们现在动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许晋的命牌。

“我这次回去会将小七的事情报告上去,他们肯定会派人来抢。你让她最好呆在学院里不要出来。你……最好也不要和她一起了。”

姜俊弦说完,大步离开了冰室,留下一众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苏小小和韩妙双都没有说话,呆呆的望着屋顶,情绪很低落。

司马幽月在想着事情,也没说话。

空相怡和西门风想到他们经历了这些事情,心情很不好,也苏新茶说没出声打扰他们。

过了好一会儿,韩妙双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小小,小师弟,咱们被姜俊弦那个混蛋背叛了。”

“嗯。”司马幽月应了一声结业以后。

苏小小还是没动静。

“小小,你是不是特别难过?”向大望道”韩妙双恨恨的说,“那个姜俊弦,别让我看到他,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打的你爹妈都认不出来你!被人从背后阴了,这还是头一次遇到呢!”<飞鹰帮跑到野狼帮的嘴里找食br />
“我不是也一样?”司马幽月也很郁闷,她那么相信姜俊弦,还曾被他对自己又是怜悯的关心所感动。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背后来这么一出。

“小小?小小?”韩妙双见苏小小还是没回应,又叫了两次。

还必需有事可干“嗯。”苏小小轻轻应了一声,可是那如同定住了一般声音很失落。

“小小,你也别伤心了,咱们就当这么多年的感情拿来喂狗了。我们就当这些年咱们从硬撑着来没有和这么一个人一起生活过。”韩妙双劝着苏小小,可是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先落下来了。

“师姐……”苏小小的声音有些嘶哑,好像不是从他的喉咙里发出来的一般。而他整个人也是愣愣的,还在今天听到的消息里没回过神来。拿人钱财
司马幽月再叹了口气,又带着些沙哑说:“你们也别这么伤心了,大师兄他其实是记着我们的情谊的。”

“他要是记着,就不会给我们下十香散了。亏得我还一直把他当家人一样对待呢,现在想想,还真是伤心。”韩妙双越说越伤心,泪水止都止不住。

“他就是记着,才会选择下十香散。”司马幽月说。

“他下十香散,是为了将魔剑拿出去。”韩妙双说,“怎么会是因为记着我们的情谊。”
“因为,他不想和我们动手。”司马幽月说。

“不想和我们动手,就给我们下毒药?”

司马幽月翻了个白眼,平时挺精明的啊损坏要赔偿,怎么会现在脑子倒不过弯来呢?

“师姐,你想想,如果他要拿魔剑出去,我们都还好好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她问。

“我们自然是要阻止他。”韩妙双想也不想的说。

“他是铁了心要拿出去,我们又要阻止他,会发生什么事情?”

答案不言而喻,自然是打起来,极有可能会是生死斗。

苏小小和韩妙双都不说话,两人都想到这个了。

“而这十香散的药性如何?”幽月问。

“会让人无力,神识受损,但是都是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的。”

“所以,你说,他为什么要给我们下毒?”司马幽月说,“如果你可是要说他是为了抢东西方便才给我们下毒,那他最好是在成功后将我们杀了,这样他得到魔剑的消息才不会走漏里面泡着几十具男女尸体出去。”

可是,他没有,他甚至没有伤害他们。

韩妙双和苏小小都沉默了,不过苏小小的气息没有那么消沉,韩妙双的泪水没有流的那么厉害了。

而通道外,姜俊弦默默转身离开,他的嘴边挂起这时都放弃了赛马一抹淡然慵懒的笑容。

她果然是懂他的,这让他很高兴。可是有一点她也没有想到,他想要将弑天带回去,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不想将小七带回去。

可惜,这个原因,她们是不会知道了。

他来到院子里,看了看手里的命牌,叹了口气,将命牌收了回去,然后拿出一会上个破界符,强行将小界撕了一个出口,飞了出去。

在他离开的瞬间,司马幽月好像感应到一般。

“奇怪,怎么好像有感应?”她在心里嘀咕了一下。

“我说,”空相怡出声打断他们的沉默,“这个药效有多久?在药效散去之前,我们都只能在这里躺着?”

“也没多久,躺个十天八天的就好了。”韩妙双说。

“十天八天?”空相怡叫了起来,“这里这么冷,我们又不能调动灵力抵御,如果躺十天八天的,我们还不得半死了?”

“所以要想办法自救。”司马幽月说。

“空间戒指都失去联系了,我们能有身边办法?”空相怡说。

“等等急好了。”

司马幽月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药效在快速散发,神魔之体在给她驱毒。按照这速度,没两天她就能动了。

两日后,司马幽月终于和灵魂塔联系上了,身上也有了一些力气。

她先拿出一粒丹药,但是无形之中艰难的喂自己吃下,然后吃力的爬起来,不过因为身体还很软,她一下子撞到了水晶棺材上。

这水晶棺材不知道是用什么水晶做的,很硬,将她的头都磕破了,鲜血滴到了上面。

“幽月,你没事吧?”

“没事。”司马幽月用手摸了一下额头的血液,随手在棺材上抹了一下,然后扶着走到大家身边,一个一个把丹药喂给他们吃了。

“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有用没,不过软筋散的原理差不多,这东西应该不会差。”司马幽月做完这一切觉得身体有些虚,靠着水晶棺材又坐了下去,迷迷糊糊,神识好像飞起来一样。

“幽幽,怎么样,喜欢这里吗?”恍惚中,一个陌生的男音在她耳畔响起,带着无尽的宠溺。

司马幽月努力让自己睁开眼睛,她什么时候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来了?

又是幻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