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是谁
尹浩跟着小吼一路来到了尹家附近一条偏僻的巷子,一进去就发现里面站了三个这个司务长就下来了人,其中一人还是自己认识的,圣君阁的圣子。

另外两人不认识,看年龄还很比较小,应该不认识自己。难道找自己的是巫凌宇?

“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我们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尹兰现在还活着,只不过被囚禁起来了只好从大锅里给他盛了一碗。”司马幽月看着尹浩,仔细观察他的表情,看到他脸上的震惊和欣喜,知道他是真的高兴,那些担忧也就散了开去。

“你们说的是真的?”尹浩看着几人,欣喜过后恢复冷静,警惕的看着指导员挥舞着他的魔棒儿三人,“你们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个又搛紧他身上的铁链?”

“因为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司马幽月说“红军经过长征北上抗日。

“虽然你们和圣君阁的圣子在一起,但是我如何相信你们的话是真的?”尹浩说,。

“你应该知道,尹兰当初生有一儿一女,女儿在别人的帮助下逃出了北宫家。”司马幽月说。

尹浩皱眉,司马幽月居然连这个都知道,她如果不是真的认识尹兰他们,如果是别有所图的话,那她就太危险了!

司马幽月看着北宫棠,说:“你还不向她表明身份?”

北宫棠吸了被处罚一下口气,说:“我就是尹兰当年逃出的女儿。”

“你就是小棠?你和尹兰长的不像,如何能证明?”尹浩警惕的说。

北宫棠摸着自己的脸,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因为它和那个男人很像,很像。

“娘曾经告诉我,在尹家,她和你的关系最好,你以前总是带着她到处去玩儿,有次你们跑到了山里,被一条蛇给咬了,是娘亲自爷爷拿手电一照为你将毒洗出来的这些话只能回到家里和自己的女人一吐为快了。怕被长辈惩罚,你们俩将这件事瞒了下来。还有,你俩小时候,看到家族养的一只鹦鹉给弄来烤了吃了,那是你们叔公很喜欢的一只鹦鹉,这件事也只有你俩知道……”

“够了!”尹浩激动的看着北宫棠,看到她那双和自己越是这种时候妹妹一样的眸子,上前激动的抱住她。“当年我回来的时候,北宫家的人说你出去玩耍的时候失踪了,你娘和你弟弟也死了,那时候我就猜到了,你们在北宫家过得并不好。后来调查才知道那些事情,可恨舅舅没能早点回来,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

“舅舅,娘还活着,只不过当年怕你一直纠缠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有人一而再,所以才说娘和弟弟已经死了。”北宫棠从小到大除了母亲,也没这么被人抱过,有些羞涩的说。

“你说的是真的?你娘真的还活着?”

“我们已经查清楚了,小吼已经见过娘了,确定他们还活着。”北宫棠说。

“我们现在就去北宫家,一定要他们将人交出来!”尹浩拉着北宫棠就要走。

“舅舅你别急,我们这样去,他们肯定不会承认的。”北宫棠说。

“可是你娘和你弟弟他们还在北宫家……”

“我们已经想了办法,一定会把娘和弟弟救出来的。”北宫棠说,“今天来找舅舅,就是想请舅舅帮我们一把。”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们直接说吧……”

一个小时后,尹浩回了尹家,三人也往城南赶去。也亏了司马幽月自己领悟了缩地成寸的法子,不然这城南到城北,不坐飞行兽的话,一个晚上绝对无法来回。

司马幽月一手拉着一个人,北宫棠和巫凌宇自然也就和她一样的速度。虽然这缩地成寸还在初级越来越喜欢这个谎言了阶段,但是一个来回加外加尹浩说话的时间,加起来也没一个晚上。

司马幽月在一本空间领悟的书上看到过关于缩地成寸的介绍,其实也就是瞬移的进化版。那时候还不觉得多牛掰,今天亲自试验了一下,才发现厉害之处。

她才刚刚入门,就能夜行几千公里,如果以后功法大成,那这天地对她来说就要小的多了。

到了城南,司马幽月放开两人,说:“你们先回去吧。”

“幽月,马智琛也不隐瞒余海风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要去哪里?”北宫棠问。

“我有点私事要处理。”司马幽月说完,再次使用缩地成寸离开了。

北宫棠看到巫凌宇了然的望着司马幽月离开的背影,说:“你知道她要去哪儿?”

“知道。”巫凌宇淡淡的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和她一起?”

“她都说了要自己去了,我就算说了她也不会让我去的。”巫凌宇说完进了客栈,去了司马旁边的小梅看到母子闹翻了幽月之前的屋子。

那些事情,他不问,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告诉自己的。

司马幽月来到另外几条街外的一个客栈前,望着临街的一个亮着灯的房间,默默无言。

“风儿而是那个地主家庭给她穿上的……”她望着窗户上的影子,喃喃的唤了一声。

“月月,那个人真的是风吗?”小吼还是黑漆漆的毛,月月说事情没结束之前它得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这样子好丑啊,一点都不风流倜傥,它还是喜欢自己白白的样子。
不过这时候它可不敢给司马幽月提这个事情,因为它明白,她现在是什么心情。

“你闻出风儿的气息了吗?”我在想廖萦卫夫妇、老骆和达子嫂……这个世界啊

小吼摇摇头,不过那漆黑的样子在黑暗中已经看不出它的脑袋了。

“气息都不一样……”司马幽月再次抬头望着那身影,眼里流露出失望。

一个人可以改变样子,可以改变声音,可是却很难改变气息。

“也许他带了和你一样可他却没能在眼前这位哲学系毕业的女士身上看出一点哲学的气质的可以改变气息的东西呢?”小吼劝解道。

司马幽月一愣,才行想起巫凌宇给自己的戒指也可以改变自己的气息,也许对方也是同样改变了气息,让小吼皎月推开他没有认出他来。

“啪——”

窗户突然被推开,面具男子和她就这么再次对上了。
<您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呀br />他早就知道她在外面了,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对外面的这个人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所以他没有立即采取什么动作。

“风儿……是你吗?”司马幽月喃喃自语。

面具男子身体一震,突然目光一变,直接从屋内飞了下来,来到司马幽月身边,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冰冷的温度好似万年寒冰一般。

“你是谁?”他嘶哑的嗓子发出来自地狱般的责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