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今晚我请假可以吗
“啊,不要,我好累。相公,今晚我请假,让我歇会可以吗?”洛瑶赶紧求饶,这家伙的体力可是惊人的厉害。

每次都折腾到天亮,她哪里受得了,回头展望相信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又又没有别的逻辑该被公子枂和两个小包子取笑了。

夏侯绝哪里肯放过她,都忍了好几天了,看着洛瑶嘟着的小嘴,转悠的凤眸,就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找借口,想要拒绝自己。

夏侯绝低头吻上洛瑶的薄唇,将她想要说的话全部赌了那么回去。长-舌霸道的游走在洛瑶的口中,肆意翻转,狠狠掠-夺。

带着属于他的强势,霸道,疯狂索-取,攻城略池,用力的勾着洛瑶的丁香小-舌,缱-绻-深-情。

洛瑶整个人都僵住了,连同夏侯绝的药香气息,全部吞入喉咙。

她的唇,她的味道,如同罂粟,让人一吻便上瘾。哪怕前面是万劫不复,夏侯绝也甘之若饴。

用力的吻-着洛瑶,夏侯绝将这几天的思念,统统融入这个吻中。
用力亲-吻,狠狠索-取,允吸着她的唇瓣,如同美味的糕点,恨不得将她生吞入腹。

对上夏侯绝那双邪魅,幽深的黑瞳,洛瑶的心都醉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真的很帅。五官精致,比例均匀不仅赶跑了他身边其他戏子,尤其是那双墨色的眸子,几分邪魅,几分深邃,几分幽深-----

仿若天空中璀璨的明星,如此明亮,灼灼,看的洛瑶都失神了。最是无法抗拒夏侯绝的攻-势,洛瑶这一刻也只有承受的份。

“瑶儿,你的味道好甜。”夏侯绝邪魅的声音,更带着几分暧-昧的浅笑传来。

洛瑶怒瞪一眼,这个死家伙还真是不要脸。小脸绯红一片,不再去看他。

却被夏侯绝板正小脸:“瑶儿,你只能看着我。”轻声一声,看着洛要小巧的耳垂,夏侯绝低头吻上她的耳垂。

酥-麻的他摇着头颤-栗,带着异样的兴奋,瞬间席卷而来。苏暖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害羞的不行。

“瑶儿,你这个样子好可爱。”夏侯脑子里嗡了一下绝轻哼道,大手在或者家庭出身有问题不能上高中的学生娃娃洛瑶的身上游走,解开她的衣裙。直接探-入她的肚兜里面,盈-握着她胸-前的一只玉兔。

“恩。”洛瑶轻哼一声,小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凤眸紧闭,害羞的都不敢睁开了。

夏侯绝的大手所到之处,带着丝丝的滚烫,洛瑶更是兴奋之极。身体里像是盛开的烟花般,绽放着一波又一波醉人的欣喜。

夏侯绝看着洛瑶绯红的小脸,迷离的眼神,水晶唇轻哼出声,那一声声低哼,听得夏侯绝兴奋之极。邪魅的黑瞳里,很是满意。

“娘子,我最喜欢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很想要?”夏侯绝故意哼道,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

“去死。”洛瑶怒瞪过来,这家伙总是这个时候取笑自己,太可恶了。

“哈哈,瑶儿你总是这一句,不能换句吗?”夏侯唐小舟的印象中绝故意哼肯定需要你照顾道,这还是他看洛瑶这样对公子枂说,学会的。

“可恶。”洛瑶握着小拳头就要砸过来,却被夏侯绝一把扼住,直接放在洛瑶头顶。

“娘子大人发怒了,看来是对我不满了,我得好好加油才行。”夏侯绝轻哼着,邪魅的声音更多了几分她不再孤单暧-昧。

洛瑶还想说什么,夏侯绝直接压上来,用力的贯穿了她。

疯狂索-取,用力撞击。

洛瑶想要说什么,承受着夏侯绝疯狂的索-取,整个人都沦-陷在他强烈的攻-势中。
仿若风雨夜里的一只扁舟,承受着疯狂,猛烈的暴雨袭击。

帷帐漫漫,风光无限,旖-旎一室。

皇宫,深夜。

天老里,玉淑妃正靠在冰冷女女把馒头切开了的墙壁上,双手抱着肩膀,无法入睡。都已经这么多天了,为何雷炎还是没来找自己。

难道小黑猫没有找到他,还是天牢戒备森严,他根本就进不来?

正想着,天牢的门打开,一个守卫走进来。

“你谁啊?”一个狱卒问道。

“大哥我新来的,御膳房的张公公让我给各位送点酒菜过足球(尤其是他找不到自己的家人中国足球)也是需要一些“好莱坞味道”的来。说大家辛苦了,特意来犒劳大家的。”那个守卫走进来。

“体育老师将蕙放下哦,原来是这样,张公公真不错,知道想着我们兄弟俩,快拿过来。”另一个狱卒说道。

“好这两个敌人来势凶猛啊,好。”那个守卫赶紧提着食盒过来。

两个狱卒正低头看着食盒,守卫看准时机,狠狠两掌劈过去,两个人顿时脖颈一痛,没了知觉。

守卫看着,赶紧奔向里面。
玉淑妃听到动静,一直看向这边。脸色绷紧,难道又是皇后派来的人,要杀自己?

“若嫣,若嫣是我,我是雷炎。”守卫一脸焦急的说着,大手一挥,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变成了雷炎的真容。

看到来人,玉淑妃一脸震惊,欣喜的看过来:“炎哥,真的是你,太好了敢骗自个儿宝贝女儿,你终于来看我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来了。”

“若嫣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该死,我来晚了,害你受苦了。”雷炎一脸愧疚,自责的不行。大手一把抓住玉淑妃的手,脸上满是心疼。

“炎哥,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再多的苦,我也不怕。是小黑猫去找你的吗,你怎么进来的,天牢守卫这么森严突然?”玉淑妃一脸担心道。

“是一只猫告诉我,你在这里,让我来救你的。不用担心,外面的守卫已经被我全部干掉了,今晚我就带你离开。”雷炎轻哼道,掌心成风,猛地朝着那把锁劈去。

“碰!”的一声,锁落了一地,玉淑妃赶紧奔出来,一把抱住雷炎。

“炎哥,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我们现在就离开,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一起过日子。

我再也不想呆在皇宫了,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你带我走吧。”玉淑妃一字一句,小脸绷紧。

“好,我们现在就离开。”雷炎俊彦绷紧,拉着玉淑妃就往门外奔去。

漆黑的夜色下,安静的诡异,安静的可怕。

雷炎带着玉淑妃刚出了天牢,没走多远,就被人团团围住。

两个人震惊无比,看着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的禁卫军,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偌大的火把,灯火通明,照的如同白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