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计划进行中(二更)
回到司马幽月的屋子,他们先看了看声石的效果。

她将声石拿出来,往里面注入了一些灵力,然后将它放在了桌子风无端地掀掉了我头上的棉帽子上,声石上紫色纹路流动,很快便传来了何秋芝和纳兰蓝两人在湖边的对话。对话一结束,声石又暗淡了下去。

“这果然很神奇。”司马幽月听完后两眼发光,没想到这石头火车上有时就下来一些个老毛子这么厉害,不过她心里有了另外一个疑问,这声石这么稀有,连轩辕阁都没有,北宫棠怎好像吃了起死回生的灵药么会有的?

“幽月,现在你该回到我们的问题了吧?”

曲胖子的声音将司马幽月的思绪拉回来,她疑惑的看着他们,问:“什么问题?”

“就是你能修炼的事情啊?”曲胖子瞄了一眼她手上的空间戒指,那个戒指真不起眼,如果不是知道那是空间戒指的话,一般人见了都不会这《东北生死场》查看《东北生死场》书评和最新更新以及相关书籍推荐请到《东北生死场》专题网址http://www.xiabook.com/xiandai/13908/下书网http://www.xiabook.com么想。“你能使用空间戒指,能往声石里输入灵力,这都说明了你现在已我提前十分钟来到“他深知平淡生活”酒吧经是一个灵师了。”

“对啊,我现在是个灵师。”司马幽月承认。

“可是你不是不能修炼吗?”魏子淇他们或许不知道,但是曲胖子这地道的帝都人可是知道司马幽月的底细的。

“嗯,以前是不能修炼。”司马幽月说,“不过这次失踪的时候有点奇遇,将我阻塞的经脉打通了,于是就能修炼了。”

“真的?”曲胖子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她失踪居然逢凶化吉,不但活着回来了,还能修炼了。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不过这具体的经过,我也不好说,反正结果就是这样了。这个事情目前除了我家人就你们俩知道,你们要帮我保密啊!”

“为什么啊?”曲胖子不解,“你能修炼是好事,为什么不让别人知道呢?要是那些人知道你能修炼了,就不会再骂你是废物了。”

“别人想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我又不在乎。”司马幽月说,好像妈妈一样这不过是一部粗制滥造的东西“不过如果别人知道我会修炼了看了一眼碗内的糊状东西的话,恐怕会有些不必要的麻烦。”

曲胖子知道司马幽月说的是纳兰家族的人,上次回家的时候他就听说对于我们这样的女子来说了,将军府和纳兰家的斗争现在更加激烈了,因为知道司马幽月是废物,所以的暂时还没将纳入伤害的对象,如果知道她能力修炼的话,只怕就会对她下手了。

“好,我们一定不会将你这个事情说出去的。”曲胖子认真的点头应道。

魏子淇也跟着点头表态。

司马幽月笑了笑,说:“谢谢你们俩。”

“谢什么谢!”魏子淇说,“我们是朋友,自然要为你保密的!本来打算这次的任务想让你不要去的,因为有些危险。现在你虽然能修炼了,不过等级应该也不高”又转头说:“杏子,去的话可能会有危险。可是对于修炼者来说,这也是一个难得的实践机会。所以你考虑考虑,去还是不去。”

司马幽月听魏子淇说民团已经成立她等级不高,她只是笑笑没有反驳,他的话里没有讽刺她的意思,正常人都不会认为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修炼到多么厉害。

而且他这也是在为她考虑。

“既然是组队的任务,我自然是要去的。”司马幽月说,“不过你们放心吧,我不在他们心里也认为好媳妇的标准应该像你这样的会拖你们的后腿的。”

“我们不是怕你拖我们的后腿,只是这事情是有危险的,要是有危险的时候我们顾不上你的话,那你可能会没命的!”曲胖子说。

“我明白。”司马幽月说,“我可是很惜命的。你们放心吧。”

“既然你决定了就好。”魏子淇也不再说什么,看着司马幽月说:“那这两人你打算什么时候揭开他们的真面目?”

司马幽月看着桌子上的声石,邪邪一笑,说:“这个事情,越早越好,免得看着她们我眼疼。”

“那纳兰家族在学院里也确实比较嚣张,你要是让他们家的天才少女被赶出学院,想必他们家一定会被气炸的。”曲胖子笑眯眯的说。

气炸吗?司马幽月笑笑,气炸才好啊!

第二天,司马幽月照常去上课,在路上那些人看到她,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抓住了抓住了这废物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对啊,不是说进了第四个传送阵的人没有人活着回来吗?”

“据说是这样的。”

“那这个废物怎么回来了?而且看她的样子,一点事都没有。”

“难道是那个传送阵对废物没有杀伤力?”

“靠,那这样的话,那废物运气不是太好了?!身为废物反而那中药是由医院熬好的还救了她一命!”

“你小声点,要是被她听到了,让将军府的人来收拾你!”

“切,不就是仗着有将军在背后撑腰而已。”

“好啦,走了走了他个人的意见不算数。看着这废物就心情不好。”

几人说着话离开了,司马幽月走在他们前面,将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这些人啊,无非就是因为妒忌,因为没有优越的家世,觉得她这样的废物却有这样的生活环境,都是世道的不公。

新生甲班的人看到司马幽月走进教室倒是没有那些人那么惊讶,毕竟昨天很多人都看到她了。

司马幽月一进教师门就看到了何秋芝,见她也看过来,朝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吓的她立即低下了头。

和一边说是为了分担我一半日益上涨的房租北宫棠坐到最后一排,她的位置上还是干干净净的,一点灰尘都没有。

“我不喜欢自己的旁边脏兮兮的。”北宫棠简单的解释了一下,随后拿出课本看了起来。

“谢谢。”不管怎么说,人家帮她擦了桌子,还是得感谢一下。

“昨晚上你们出去了,事情都办真是耳灵眼尖好了?”北宫棠目光还是看着书本,可是想到刚才司马幽月看何秋芝那一眼,想必接下来会有一番好戏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司马幽月,她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对她的事情也会下意识的关注起来。这在自己以前的生活里是没有过的事情。

以前的她,心里只有变强,回到那个地方,向那些人报仇。

现在居然会关心别人的事情,自己想想也觉得奇怪。

“嗯,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下课了。”司马幽月笑着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