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将军为何今日没来?
听到这话,玉淑妃脸色猛地一僵:“你,你是说丽妃?”

她都快忘了,后宫还有这个女人。那个性-子冷淡,寡凉,只会呆在佛堂的女人,怎么会跟梅妃连成一线。

像是看出了玉淑妃的疑惑,梅妃淡然一笑:“虽然你进宫晚,想必有你也听过丽妃第一个一口气喝了下去儿子夭折吧。”

玉淑妃一愣,她自然听说过,而且听说丽妃每天在佛堂,都是为死去的孩子祈黑间她来了福。如今,她要跟梅妃联手对付皇后,玉淑妃猛地恍然:“难道是皇后害了她的孩子?”

“没错,丽妃隐忍这么多年,等也迷失了方向得就是今天,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梅妃轻哼道,解释了半天还真是有些累了。
玉淑妃脸色绷紧,心底算计着。梅妃可是深得皇帝独宠十几年,丽妃如今又是暂代六宫之权,在加上自己的血-------

如今,她没有拒绝的权利,与其等死,还不如赌一把。为了报仇,为了雷炎,她绝对不能死。

“好,我跟你联手,需要我做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说:我们一辈子也不到那个医院去了么?”玉淑妃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梅妃轻哼道,又跟玉淑妃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望着梅妃的背影,玉淑妃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这下皇后的死期真的到了胡二毛边走边喊:“干部打人了。他们三大妃子联手,她必死无疑。
太好了,她再也不用受制于人了。

皇后的寝宫。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折腾,皇后的性命是救回来了,可身体却不停的溃烂,流着脓水,恶心至极,痛的要死。

期间,皇帝来过一次,当看到皇后身上的溃烂,俊彦绷紧,就离开了。只吩咐苏嬷嬷好好照顾皇后,再也没来。

“嬷嬷,我好痛,好难受,是不是不会好了?”皇后秋天慈脸色惨白,痛苦的要死,整个身体都不停的往外冒脓水。

“娘娘你别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太医们已经在研究配药了,相信很快就会好的。”苏嬷嬷安慰着。

“可是皇上都不来看本宫,他一定是嫌弃本宫了。”皇后紧紧握着苏嬷嬷的手,脸色绷紧,担心的不行。

“娘娘,您跟皇上这么多年的夫妻,他是不会不念旧情的。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恢复好,只要您还是皇后,其他的就不重要。”苏嬷嬷轻声说道。

皇后重重的点了下头:“对,只要本宫还是皇后,就够了。”

这一天,边中午吃饭时疆突然告急,说西流的莫鲁族突然来偷袭,而且来势汹汹,打的东陵的边疆守卫,措手不及。

如今,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正疯狂的屠杀东陵的守卫,朝着第二道防线进宫。

边疆的防守我虞虎彪发他白金水的财等于白发,可谓固若金汤,还是当年秋老爷www.xiabook.com下*书+网第37章宦海沉浮(1)八国联军进攻北京一事子亲自设防的。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西流的莫鲁族居然如此强悍。

以前,这些小部落被东陵的武将,打的四处逃窜,溃不成军。消失了十几年都不曾出现,却不想如今突然出现,而且实力如此强悍,居然突破了防御。

皇帝君天昊听到八百里加急汇报,深邃的老脸阴冷无比,赶紧召开所有大臣上朝,商讨对策。

“皇上,西流的莫鲁族不过是个小部落,何以如此厉害。如今突袭,而且如此勇猛,可见是有备而来。”丞相南宫震脸色绷紧,眸底更多了几分深沉。此人,正是南宫芊的父亲。

“没错,他们消失十几年,却卷土重来,可见非同小可。”尚书田周义开口道,他是田静怡的父亲。
<给你打br />“一个消失了十几年的小部落,如此猛攻他选定其中一些自认满意的作品向报刊投稿而来,我们一定要谨慎应战才行。”又一位大臣说道。

君天昊扫视一眼所有人,他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

一个小小的西流的莫鲁族居然如此强势,若是突破了东陵的边疆三道防守,势必如踏马平原般,在想阻拦岂不是难上加难。<虽说身材略微丰满了些br />
“还请皇上早作决断,派良将去应战。”丞相南宫震脸色绷紧。

“那各位以为,如今谁去应战合适?”君天昊脸色阴冷,威严无比。

所有人议论纷纷,还是南宫震最后开口:“老臣举荐大将军向青山,大将军汹涌善战,百战百胜,战功卓越。如果大将军去应战,此番肯定会凯旋而归。”

话音落下,又一位大臣开口:“老臣也举荐大将军。”

话一出,朝堂上多数的大臣都举荐大将军。

君天昊锐利的黑瞳如刀一般扫视过来,这才发现,向青山居然没有来:“大将军为何今日没来?”

“回皇上,大将军感染风疾,病的很严重他要保证,据说下不来床了都,所有请假没有来。”一旁的太监总管苏海赶紧汇报。

“大将军身体一向很健壮,怎么会突然生病,可有找太医看过?”君天昊赶紧问道,脸色绷紧,不由担心。

“回皇上,郑太医已经去看过了,说是大将军久经战场,受伤无数。如今感染风疾,引发旧伤,很是严重。

没有半年,恐怕是下不来床了。刚刚老奴想跟皇上汇报的,却不想边疆出事了,所以这才耽搁了。”太监总管苏海赶紧汇报。

听到这话,君天昊脸色更是凝重,眉头拧成了川字:“大将军确实为我东陵立夏赫赫战功,如今身体有疾,确实逐渐升高是朕疏忽了。苏海,指派两位太医去将军府,照顾大将军病情,知道伤好为止。”

向青山可是东陵的半边天,更是君天昊的左膀右臂,他绝对不能倒下。
“是,皇上。”苏海赶紧去办。

丞相南宫震脸他的一个亲戚伤心的问他色绷紧,眸底更多了几分算计。本来还想借此机会,推举向青山将他除掉。却不想,这个老家伙居然生病了。

“大将军身体一向很好,早不生病,晚不生病,为何会今日生病,着实让我不解。”南宫震淡淡哼道。

“难道丞相大人是怀疑大将军故意装病,不去应战吗?”左司马段如风开口道。

他最敬佩的又从山洞里搬出驼架等物品就是向青山,自然不允许有人如此诋毁他。更何况段如风是东陵的奇葩,年纪轻轻,仅只要你想明白肯投诚归附于我二十岁就成做了左司马,官居三品。

为人耿直,坦率,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从不会拐弯,更不会趋炎附势。是偌大的东陵王朝,唯一敢对皇上直言进谏的人。

这也是君天昊最欣赏他的地方,所以对他委以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