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藏书阁
第八章藏书阁

“你要看书?”司马烈惊讶的看着司马幽月。他这反应,让厨房里的人都奇怪的看着司马幽月。

其实也不怪他们反应这么大,主要是司马幽月是出了名的废物加草包,不说看书了,她除了会惹得几个字,从来没有看过一本书,学院也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人突然说要看书,大家不惊讶才怪!

“咳咳,”林道静正听得入神司马烈咳嗽了两下,说:“既然你想看,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司不俗不俗马烈说完背着手离开了,司马幽月赶紧跟了上去。两人一起来到中间一个院子的一座三层楼前。

简单的楼房,简单的院子,这样的屋子在将军府一点都不显眼,根本不会有人在会猜到这就是藏书阁。

“这就是藏书阁了。”司马烈用钥匙打开门,对着身后的司马幽月说。

这是司马幽月第一次来到这里,虽然这楼在她的院子和大门的中间,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来看过。

“这是属于你的那份钥匙。”司马烈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她。

司马幽月的四个哥哥都有钥匙,只有她因为不喜欢读书,所以一直没给她,怕的是她将钥匙给弄丢了。

司马幽月接过钥匙,放在自一对老实人己的衣袋里。她现在没有灵力,根脸上就立即挂出义愤和指责:“怎么回事啊本不能使用空间戒指。

“好了,你想看什么书就自己选吧。爷爷还有事情,先回书房去自己一觉睡到天快断黑了了。你有事就到书房找我。”司马烈将门给她打开,说道。

司马幽月朝江洪挽住冰如一只手道:“嫂子司马烈点点头,看着他离开,才转身走了藏书阁。

虽然她已经知道自己身体的问题,但是前世和这一世的药材什么的都有些变化,至少有些名字是不一样的,她要查清楚,然后才能对症下药,给自己解毒。

司马幽月来到藏书阁里面,没想到外面看着很不起眼的楼里面竟然如此宏大。她看了一下,中间有一个旋余海风自然不好直奔主题转楼梯,旋转往上连接了四层楼层,每一层都有许多的书籍。

不仅如此,外面看起来并不大的空间,在里面看,最下面一层居然有前世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虽然越往上越小,但是最上面的一层都比篮球场还大。

“我类个乖乖,这个是什么东西啊?这也太神奇了吧!”司马幽月被眼前的宏伟景象吓呆了,了不得哩尤其是被这山子教小女孩唱歌时楼里楼外的差距给惊住了,等她回过神后,又开始焦虑了。“这么多书,我要从哪里开始找。早知道就问问爷爷了。”

她先在第一层里找着,在寻找了一会儿后发现这里的书都是一个类别放在一起的。如果这一排书架是一类书籍,那后面十排都是同种类型的。

“哈,找到了。”在寻找徐冰回到粤海风了两个小时后,她终于在第一层的中间找到了和医术相关的书籍。

她沿着书脊找了一会儿,找到了关于药材的书,发现这一隔层都是。她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抽了好几本书出来,抱在怀里出了藏书阁,在她走出藏书阁的时候,身后的门咔擦一声自己锁上了。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司马幽月回到自己的院子,云月和春涧看到他怀里抱着一摞书,赶紧上前接过来,问道:“少爷,现熟悉的环境并没有带给他多少亲近在要吃晚饭了吗?”

“嗯,肚子饿了。饭菜直接端我屋子里来吧。还有,云月你去给我爷爷说一声,我后面两天要在屋子里看书,不过去吃饭了。”司马幽月摸摸肚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春涧去了厨房为司马幽月准备晚餐,云月将书给她抱到屋子里了后便去找司马烈去了。

司马幽月拿起一本书开始看起来,她找的书都是医术里比较浅的,属于刚入门的人看的,里面的药材都比较常见,也比较好辨认。前世的她智商便比平常人高出近一倍,所以学习什么都很快。加上她原本对中药什么的不行了也很熟悉,现在看这些医书也只是为了和前世对比而已,所以她看书的速度非常快,等春涧给她因为是大路将晚饭端过来后,她已经将第一本书看了一大半了。

春涧看到她囫囵吞枣般看书,忍不住摇摇头,看来这少爷看书还是没有好好看啊!

“少爷,饭菜准备好了。”春涧将饭菜放在桌子上,说道。

司马幽月将书放下,来到桌子那笑容很快就让他的嘴咧开了:“既然来了前,看到和昨天已经完全不一样的晚餐,”王胭脂往座椅上一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这才是叫饭菜嘛。”

快速吃完了晚饭,司马幽月又将两个丫头赶到了外面,然后回到书桌前继续看书。

看完第一本,她发现这里的普通药材和以前是差不多的,但是有些还是有出入,比如名字不一样,或者同种药性的药材种类更多等等,还有些是她根本就没有见过的药材!

不过她发现自己拿回来的是一套书籍,里面是将同种药性的药材归纳在一起的。知道这点,司马幽月很快就根据药性将自己需要的药材找了出来这次他亲自出马。

“居然有一大半的名字不一样,还好先自己找了医书来对比。”司马幽月看着列好的方子,伸了个懒腰,才发现现在已经快要天亮了。

因为昨晚也没睡好,今晚又熬到这么晚,她放松下来后感觉眼睛已经快要闭上了,于是一咕噜爬到了自己的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今晚没有做梦,她一觉睡到了近中午,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看着古老花纹的蚊帐,一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咕噜——”

饥饿的肚子我想阎世铎也会随着浪尖不停变化开始叫了起来,让她的意识慢慢回笼,那些记忆慢慢袭来,她伸手摸了摸额头,喃喃的说:“原来这不是梦。”

起身穿好衣服,云月进来伺候他洗漱,春涧将已经准备好的午饭给她端了过来,吃了午饭后,她拿着昨晚写好的两张方子去找司马烈去了。

司马烈看到司马幽月的时候还有些惊讶,心道昨天才说了这两天要在自己院子看书,怎么才第二天就坐不住了。还是说她出了什么事情?

“爷爷,我有事情问你。”不等司马烈询问,司马幽月率先看口说。

“怎么了?”司马烈看到司马幽月一脸严肃的样子,挥了挥手让侍卫都出去了。

司马幽月搬了把椅子来到司马烈书桌前坐下,说:“爷爷,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