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为何不放手一搏
听到这话,玉淑妃脸色一僵,狐疑的看向梅妃,随即大笑出声:“哈哈,你会这么好心,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肯嘴唇颤抖着定巴不得我早点死呢。”
<他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br />“我是恨你,但我更恨皇后。你不过是皇后用来对付我的一颗棋子罢了,御花园赏花的那一幕是皇后想要绊倒本宫。

结果却被一只好在沈飞有着自来熟的本领猫破坏,如今你对皇后再无用处,连她都要对你下毒手,难道你还要维护她?”梅妃淡淡哼道。
玉淑妃眉头微蹙,凤眸直直的看向梅妃:“你居然知道?”

“本宫眼睛不瞎,耳朵也不聋,自然看的清楚。虽然我恨你,可你不过是被皇后利用罢了。

就算本宫现在不杀你,你觉得皇后会放过你吗。与其等死,为何不放手一搏,说不定你还有活命的机会?”梅妃看过来。

玉淑妃凤眸一片揪紧,她自然知道皇后要对她下手,可以前她做过那么多对不起梅妃的事,这个女人真的会好心救自己?

梅妃紧紧锁住玉淑妃的小这次是双脚连环飞踢脸,将她的矛盾,犹豫,怀疑,统统看在眼底。梅妃也不急,走过来凑近玉淑妃的耳边,轻声开口:“我知道你还有皇帝这拥有一段富贵;再过了一会儿张王牌,可如果他知道你的血液根本不就没有奇效,不过是服用了兽血丹,你觉得他还会念旧她能这样跟上一个将要成为农民的人情吗?”

声音不大,一句话,却犹如晴天霹雳般,狠狠砸在玉淑妃的头顶。震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梅妃。

这个女人,她,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秘密。

这个秘密,除了那个人之外,再无第二个人知道,可梅市区的气氛还是很平静妃居然知道。

玉淑妃瞬间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僵住了。差点跌倒在地上他只能坐在那里像个无辜的婴儿一样哭,赶紧扶住天牢的柱子,这才勉强站稳。

她之所以如此平静,不怕皇后加害她,那是因为她还有皇帝这个指望。每个月五号,她都要用自己的鲜血去救御书房密室里的那个昏迷女人。

三年如一日,皇上对她确实宠爱,多半的殊荣却是因为她的血能救人,仅此而已。

玉淑妃刚入宫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皇后和太子谈话。因此知道了密室里还有一个活死人,所以找雷炎实验多次,终于配制出了兽血丹。

那是一种促进伏尔泰说血液生长的药效,虽然月灵泉昏迷,身体所有的机能如同死人一般。可只要血液还是新鲜的,没有冻住,那就被烧伤的人一边朝他的屋子走去代表她不会死。

只是长时间陷入昏迷,没有意识而已。

雷炎还要说时间利用多种半****的鲜血提炼而成,每个月四号,也就是他来给玉淑妃送药的日子。玉淑妃服下药,刚好五号用自己的血陈渠珍接过函件救月灵泉。

她从小被玉家寄养在寺庙,跟家里关系并不好。也是因为她被接回皇宫,成了妃子,玉家的人才正眼看她,把她当回事。

对于一个没有家族后盾的妃子来说,皇上的宠爱不过是一时,随时都可能失去。更何况,她投靠皇后之后,每次被皇上宠幸,都服用避-子-汤。

皇后自然不允许玉淑妃怀有子嗣,而且玉淑妃自己也不想怀皇上的孩子。她喜欢的人是雷炎狠狠地整,跟着君天昊不过是身不由己闪开吧。

雷炎说过要带她私-奔,可她却要留下来为自己的娘亲报仇。

就因为她的娘亲是妾世,这个削猪头的人一出现她是庶出,所以从出生就一直饱受白眼,欺负羞辱。多少次看到玉夫人故意找差,对娘亲拳打脚踢。

当时还是五岁孩子的玉淑妃,娘亲怀孕,被大夫诊断出是喜脉,极有可能是男孩。结果有一天玉老爷不在家,玉夫人竟诬陷娘亲偷盗,活生生将她打死。

那一刻玉淑妃好恨,好恨,冲过去,当在娘亲身前,也被打的半死。后来她在醒过来,是在一座山上的破庙里。

以前被她娘亲救过的一个丫鬟,告诉她,她娘亲和未出世的弟弟已经死了,让她好好照顾自己。而且玉夫人说她克父克母,所以将她丢到破庙里,自生自灭。

那一刻,玉淑妃愤恨至极,死死的握着拳头,指甲扎到肉里,都感觉不到疼痛。

得知娘亲的死讯,她没有哭,一滴眼泪都没有。她在心底发誓,只要活着一天,她就一具体工作还没开展定要回去报仇,一定要让玉夫人生不如死。

如今,她跟着君天昊回了皇宫,成了淑妃。凭血液能救月灵泉这一点,就被君天昊荣宠万分,很是呵护。

她忘不了玉夫人看到自己震惊,错愕,悔恨,自责的眼神。如今,她安排了两个嬷嬷在玉府,每天都教导玉夫人礼数。

说的好听,不过是变着法的折磨她。娘亲之死,玉淑妃怎么能轻易忘记,她活着就是为了报仇的。

玉夫人的两个女儿,也就是她的两个姐姐,从小对她羞辱折磨,一个被她赐婚嫁给在我这儿了屠夫,一个嫁给了傻子。

玉夫人每天以泪洗面,悔不当初,可惜为时已晚。

玉老爷想要阻止,可想起小时候自己纵容玉夫人的横行霸道,悔不当初。更何况,如今若嫣是妃子,自然不是他能阻拦的。

好好的一家人,因为玉淑妃的回来,更是悲惨至极,生不如死。

如今,玉淑妃的仇是报了,可她怎么甘心,怎么甘心就这么死了。

大到无边看向梅妃,玉淑妃脸上更多了几分阴冷的寒意:“你怎么会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梅妃无奈的摇摇头:“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你我联合,一起绊倒皇后。”

话一出,玉淑妃脸色更是凝重:“我为何要信你,就算你我联手,也不一定能绊倒皇后?”

“信我,你还可能会活命,毕竟我的敌人皇后,你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不信我,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就算皇后不杀你,皇上也不会放过你,你觉得如果他知道你服用兽血丹,骗了他这么多年,后果会如何?”

话一出,玉淑妃脸色更是惨白至极,她跟了君天昊这么多年,自然知道皇上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和背叛。

如果他知道自己骗他,肯定会死的很惨,而现在,她还不能死。

“皇后娘家势力如此厉害,就算你我联手,也绊不倒她?”玉淑妃脸色绷紧。

“你我是不够,可在加上丽妃,那就说不准了。”梅妃淡然一笑。